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我的小伙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小时候,和我玩得最好的是玉才,国庆,少波,燕青,子高这几个小伙伴。玉才和国庆是丹江移民,他们家刚迁到我们队里时,就住在我们家。燕青和我是叔伯弟兄,少波和子高与我是左邻右舍。我们几个人同龄,是同班同学。用一句后来流行的话说,我们是铁杆兄弟!   一、   放暑假的时候,大人们都到地里忙活去了。我们几个小伙伴们便使出浑身解数,想出各种招儿来找乐儿。至于看书写字什么的,好象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这天,大概七八点钟的样子,玉才拿着一根很长的钓鱼杆,来到我家,对我说:“鸽子,我们去牛坑里钓些鱼回来烤着吃,好不好?”这个建议当然是好!我立马从床上蹦起来,说:”好的。你把国庆,少波他们几个人全部叫上,叫他们一人拿一根钓鱼杆,我到后面沟里去挖几条蚯蚓。”   玉才去叫人了。我拿起小铲子到屋后面的小沟里挖蚯蚓。   牛坑是我们队的一个水塘,长方形,大概有一两亩地大小吧。平时队里的耕牛都是拴在这里歇息,困水的。牛坑的四周长满了枸树和柳树,叶子很繁茂,树荫很大。水面有很多浮萍草和猪耳朵草,水里有许多鱼。这些鱼是生产队的社员们在春天的时候,挑着水桶从公社渔场挑回来的小粒粒鱼苗长大的。   不一会儿,我挖了一小瓶活蹦乱跳的肥肥胖胖的蚯蚓,玉才也把国庆、燕青、少波等几个小伙伴们叫来了。于是我们拿桶的拿桶,拿钓鱼竿的拿钓鱼杆,拿板凳的拿板凳,齐齐地向牛坑奔去。   这天的天气有些沉闷。天上一块一块的黑云向南方移动。风时而刮几下,时而又停歇了。让人感觉有些烦躁不安的样子。我们说着笑着,几分钟的功夫,就到牛坑了。   放下板凳,我们把鱼钩一一穿上刚挖的蚯蚓,就准备往坑里甩了。   这时候,很少说话的燕青突然盯着水面,尖声叫了起来:“玉才,少波,鸽子,你们快看哪,水里面有好多鱼聚在一起,好象有的还在翻白呢?”我凑到坑边,仔细一看,还真是的。有很多鱼一上一下地在水里沉浮着,有的鱼好象还侧着身子,有气无力地随着坑塘的水在浮动。   这坑里的鱼平时可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是怎么了?因为是公家的牛坑,平时队里基本上是没有人管理这些鱼的。鱼都是自己自生自长的。到了年底,队里会把坑里的水用抽水机抽干,然后各家派一个人来捡鱼,之后每家分几十斤鱼过年。   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鱼杆子也没有人甩下水了。子高突然说:“是不是鱼发病了啊?你们看,那边坑边好象有几条死鱼哦!”我们顺着子高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牛坑靠左边的那边真的有几条死鱼。我们一起跑过去,少波忙下到水边,捞起来几条,国庆拿到鼻子边一闻,马上皱起眉头,嚷嚷着:“你妈好臭啊!”一边说着,一边把死鱼用力往水里扔去。这样一来,大家就没有心思钓鱼了。   玉才想了想,说:“我看这些鱼十有八九是得病了。”“肯定是的!”我十分肯定地说。“怎么办呢?”国庆发起愁来。“这还不好说?”燕青把手一扬,信心十足地说:“我们去拿药来给它们吃就行了。”“吃什么药啊?”我问燕青。燕青笑一笑说:“你们想一想,队里的棉花,麦子,油菜病了,我爸爸他们总是用那粉子药喷,喷几回庄稼的病就都好了。”燕青的爸爸是队里的保管员,也是打药组的组长,给庄稼治病很有经验。我想,燕青说得肯定很有道理,何不到仓库拿点药给这些鱼也治治病呢?到时候还可以得到队长的表扬呢!我于是对燕青说:“你爸爸的仓库钥匙在家里吗?”燕青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回家看看。”于是我们和燕青一起到了他家,燕青在床头,抽屉里到处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我们都有些泄气了。这时候,玉才叫起来,“在这里!”玉才在燕青家装米的瓷坛子里找到了。   我们便随着燕青来到队里的仓库里,找到了几包淡黄色的药。我一看,忙叫道:“这是六六六粉啊。我爸爸在农科所也用过的。是给庄稼治病的。”经过几个人一致协商,大家同意向牛坑里投放两包,帮那些鱼儿们把病治好。   我们得胜似地把两包六六六粉,在牛坑的四面甩了下水。以为鱼儿们的病马上就可以治好了。大家伙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我们死死地盯着水面,等待着奇迹的出现。这时,只见鱼儿们游得更欢了。“有效果了。”国庆和少波异口同声地喊道!   “不对啊!”我心里一阵紧张!那些鱼儿们你撞着我,我撞着你,一上一下,象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做垂死的挣扎一般。我有些急了。“鱼是不是中毒了啊?”我吓得快哭了。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胆子小。“没事!”燕青还是信心满满地说。国庆、子高、玉才几个也感到有点不对劲,也有些胆怯起来。   “在干什么呢,你们?”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们吓了一跳,都转过身来。原来是燕青的爸爸回来了。他们打药组的农药不够打了,准备到仓库拿药再送去。   “怎么了这些鱼?”看到满坑乱撞的鱼,燕青爸爸吃惊地问。“那边还有那么多死鱼?哦,对了,今天天气在变,这些鱼肯定是缺氧了。”燕青爸爸焦急地说,急忙往家里走。“爸爸,你去做什么啊?”燕青看着爸爸,小声问。“我去拿些漂白粉来,给鱼消毒。”听爸爸说去拿药给鱼消毒,燕青高兴了起来:“爸爸,我们刚刚己经给鱼儿消毒了啊!”   “怎么,你们?”燕青爸爸看看地上的六六六粉袋子,又看看满坑乱撞的鱼儿,一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大叫起来:“哎呀,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啊!你们闯大祸了啊!”   当天下午,队里召开群众大会,把燕青爸爸狠狠批评了一顿,说他工作粗心大意,不负责任,把集体仓库的钥匙随便乱丢,才会导致我们几个小伙伴们,好心做坏事,使集体利益受到了严重损害。第二天,队里把牛坑的水全部抽干,又用石灰水,漂白粉对牛坑全部消毒杀菌,过了几天,又从小河里用抽水机抽了满满一坑水,到公社渔场重新买来鱼苗,投放下去。这年春节,每家每户照样分到了鱼,但却比往年要少得多。   二、   小时候,我们的文化生活的确是太单调泛味了。为了能看到一些有趣的电影,我们经常要跑到离家十多里外的地方去看。但也有时遇上各种原因,电影被临时取消放映,我们就会白跑一趟。每次白跑一次回家,别人问起我们看的什么电影时,我们几个小伙伴总是这样回答:“白跑游击队啊!”弄得问的人也跟着哈哈哈大笑起来,调侃我们太逗了。   我们湾仔离公社所在地不算远,大概三四里路的样子。暑假没事,我们几个小伙伴便常常结伴去玩。公社电影院座落在通顺河南边的一片高地上。电影院不大,是一所老式仓库样子的平房。平时公社干部,或者全公社群众开会都在这里,可以说是一个大会堂吧。不开会的时候这里就是电影院了。   公社电影院我们去过一次,那是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学校里统一组织我们去的。开完会,表演完节目后,放了一场电影《闪闪的红星》给我们看。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到电影院看电影。   电影院一般两三天才放一场电影。但那时候我们家里都穷,看不起。而且,大人们也从不给钱让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我们总是在电影院大门口荡来荡去,听着电影里的声音通过高音喇叭传出来,也是很过瘾的。   这天,听说电影院里要放映《南征北战》和《英雄儿女》两部战争片子,我们几个小伙伴早早地就跑过来了。大家在电影院门口探头探脑,东瞅西望,看有没有熟人进去看。如果有熟人进去看,我们就跟他们说好话,让他们把我们带一两个人进去。   天快黑了,电影也很快要上映了。可是我们却连一个熟人也没有等到。怎么办呢?不能白跑一趟啊!这时候,电影院的大门开始要关上了。大厅里面放映员也在大声叫喊:“电影马上要开始了啊!没有找到座位的观众请赶快找到座位,各就各位了。”听着放映员的喊话,我们都心慌意乱了。怎么办了?这可是我们都最爱看的电影啊。   这时候,玉才轻轻走到电影院门口,用商量的口吻对守门员口说:“叔叔,我们几个人全是小学生,老师让我们写看革命电影的心得体会,可是我们都没有钱,您能行行好,让我们进去看看吗?”   “那可不行!“守门员赶紧摆摆手,“你们别痴心妄想了。没有钱就赶快回家吧!这里是没有免费电影看的。”看到说好话行不通,玉才又来硬的了:“告诉你,我和国庆是丹江移民。我爸说了,我们移民为国家建设作出了牺牲的,应该得到照顾。”其实他爸爸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玉才脑子灵活,这是他胡编的,想让守门员对我们产生同情,放我们进去。   “去你妈的,小兔崽子,跟老子来这一套?你屁股头的黄屎都没干,还跟老子讲道理?”守门的男子,口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扬起一只手,对着玉才的胸部用力一推,玉才倒在了地上。我和燕青、国庆、少波、子高一齐拥上去,围住了守门的男子,大声地吼道:“不让进就不让进,动手干什么?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男人看我们四五个小伙伴都围上去了,不但不怕,反倒更来精神了。“他妈的小兔崽子们,没有钱还想看电影?还要打架?真他妈的反了?”他一把扭住少波的脖子,使劲把少波往地上按。这时候,电影院里出来了两个工作人员,他们一起上来,把我和国庆、燕青、子高也一起扭了起来,口里骂着:“哪里来的几个小兔崽子?走,送到拘留所去。”那时候不叫派出所,只叫拘留所,而且拘留所就在电影院的隔壁。   三个大男人扭着我们六个小伙伴来到了拘留所。拘留所只有两个人。一个特派员,一个职员。见到我们,特派员仔细地扫视了我们几眼,历声说:“你们几个小孩子,做什么违法的事了?说!”他把桌子一拍,吼了起来,“小小年纪,不学好,长大了那怎么得了?”训斥过后,他对那三个押我们的男人说:“老张,放开他们。他们毕竟还是孩子。而且,他们要看革命电影也不是什么坏事,今天就让他们免费看一场吧!”   特派员说完,走过来,一一帮我们几个小伙伴把脸上的泪水擦干,摇摇头,心痛地说:“委屈你们了。孩子们。”他从荷包里掏出十块钱来,交给看门的男人,“这十块钱,够他们每人看三场电影了。这样吧,老张,你把钱收起来,让他们几个孩子看几场吧!以后,如果他们来了,你就让他们进去看,钱,我会替他们付给你!”   以前我听父亲讲过,特派员姓王,是个非常严厉的人。因为我叔叔在部队工作,他经常到我家向我父亲了解有关叔叔的情况。   我急忙向特派员作了一个揖,满怀感激地说:“谢谢您了。叔叔!这些钱,我们会还给您的。”少波、玉才等几个也赶紧过来给特派员作揖道谢。   姓张的守门员见此情景,二话不话,便把我们几个带到电影院去了。   这天晚上,我们看得开心极了。电影《英雄儿女》里王成的形象在我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电影里的插曲“风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我们也唱得滚瓜烂熟了。我忽然觉得,王特派员也是一个英雄。在心里对他也肃然起敬了。   三、   在上面那个暑假,还有一件事情也让我觉得很匪夷所思。因为这件事,我们几个小伙伴,对村子后面的几只洋雀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使它们落荒而逃。   整个事情都因我家的小黄而起。小黄是我家的一条狗,因为它浑身上下清一色的黄毛,所以我们便叫它小黄。小黄不仅很管家,也很灵活聪明,很讨我们几个小伙伴喜欢。每次我们上学去的时候,它都要目送我们走得好远后才返身回屋。我们放学的时候,它就在马路边的一棵柳树下等着我们。见到我们回来,它就迎上前去,在每个人的身上爬上爬下,摇头摆尾的,可爱极了。   有一次一个小偷偷我家的鸡,结果被小黄逮了个正着。小偷鸡没偷到,还被小黄把屁股咬得直流血。因此,在我们心里,小黄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英雄。   这天,我们几个小伙伴在地里逮蜻蜓。这块地队里刚刚收过了玉米,田还没有翻耕过来,地上到处是青草和枯了的玉米叶子。田边有一排泡桐树。因为是刚收获过庄稼的田地,所以有许多蜻蜓在空地的上空飞来舞去,我们便拿了扫帚和塑料网子,在那里到处追赶,捕捉蜻蜓。   这时候小黄也过来凑热闹了,它在我们中间窜来窜去,很高兴的样子。忽然,它向泡桐树那边的空地跑去了。只见它在空地里圈来圈去,好象在追赶一个什么东西似的。我急忙跑过去一看,啊!它嘴里竟叼着一个己经死了的小洋雀儿。洋雀儿的身上还看得见殷殷的血迹!   小黄叼着死洋雀,得了胜似地一边蹚着步子,一边摆动着头颅,撕咬着小洋雀的身体。前边泡桐树上飞出几只大洋雀来,在半空中盘旋着,时而俯卧向下,时而冲向天空,时而在小黄的头上一掠而过,似乎在着探寻什么。   我们几个小伙伴每人抓到六七只小蜻蜓,便高高兴兴地跑回了家。小黄也跟在我们后面,屁颠屁颠地甩着尾巴,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   可能是第一天尝到了小洋雀这道荤菜的美味,小黄念念不忘,又打算去尝洋荤了。我刚一放下饭碗,就看见小黄又朝昨天啃食小洋雀的空地跑过去了。   “走,弟兄们!”我照例叫了玉才、国庆、燕青、少波几个小伙伴,到空地去抓蜻蜓,还要捉蝴蝶。   远远地,我们看得到有几只老洋雀,在小黄的前后左右飞翔着,听得到小黄尖声地在叫唤,好象有人在打它一样。洋雀们好象在追赶它一样。   我感到很惊奇。莫非是昨天小黄吃了小洋雀,几只大洋雀在追赶它,进行报复?   我这样猜想着,和伙伴们一起跑向前去。原来,几只大洋雀真的是在报复小黄。只见小黄的浑身上下都被洋雀儿啄得红红的,靠后面尾巴的地方,有些血在流淌!   我们都很愤怒。我骂道:“他妈的,这些洋雀竟敢欺负老子的小黄,太猖狂了。”我还没骂完,玉才和燕青就跑到了泡桐树下。子高说:“把这三根树上的窝全部给它们捅下来。看它们还神气不?”   于是,大伙儿一拥而上,分别爬到三棵泡桐树上,三下五除二,就把树杈上面的鸟窝扯得一干二净了。玉才和少波还每人抓了一把鸟蛋扔到了地上。国庆、燕青和子高则每个人抓了几只身上还没长毛的洋雀儿,重重地摔到了地面上。   我们的心理得到很大的满足,觉得为小黄出了一口恶气。   但自此后,每当我们从学校回来,拐到那排泡桐树下,就再也看不到那些洋雀的身影了。它们也许是伤心过度吧?不想再在这个是非之地流连了。我想,原来世间所有的生命都是有灵性的啊!现在想起来,我们对它们的伤害,也是对我们自己人性的伤害啊!      那少年时代的多少往事,穿越多少岁月的时空,让我感叹不已!   如今,燕青已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少波也已是一个大商人,玉才和国庆搬回了老家,失去了联系,子高则成了一名颇有名气的企业家。他们还记得我吗?他们还记得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或伤感,或可笑,或可悲的故事吗?可我却依然牢牢地记着我们之间的友谊,记着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所有的故事…… 武汉老年人会得癫痫吗广西治疗效果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武汉那里能根治癫痫武汉抗癫痫病药物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