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远行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我凝视对面的大山。路,黑油油的,在我脚下,向山麓蛇行,再如炊烟般缭绕而上。阳光刺透薄纱一样的晨雾,于是,路有了梦幻般的缥缈。   油路上,妻和儿子在前头并肩散步,聊得起劲。我跟在后头,目光却越过他们,从山麓攀升至山巅。山,顶住了蓝天。朝霞,贴在山巅,一动不动,仿佛还没睡醒。   我脑海里突然涌出:鸟儿大了要出窠。雏鹰大了要翱翔。儿子大了,要远行。今后,儿子的路要靠他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   儿子今年考上了大学,开学在即,我说你一人去学校,锻炼锻炼自己。儿子说,那不行。学校不算太远,且有直达车。其实,我是试探儿子,本没指望他一人去学校。   儿子的学习生涯,仿若昨日。儿子小学三年级去了云台中学,那是一所私立学校,离家有点远。学费昂贵,但环境好,教学质量高。为了锻炼他的自立能力,要他住校,好说歹说,他住了一学期,后来说啥也不住了。他宁愿早上七点坐公交车去,晚上十点前走路回来,风雨无阻。妻纳闷,询问原因。他说寝室里洗澡不方便,好多同学不洗脚,臭烘烘的……总之,理由多多。   上高中后,儿子考上了县一中,学校离家更近了,步行仅十多分钟,提及住校寄宿,他说免谈,态度十分坚决。既然不愿住校,我们也没勉强。刚开始,有人在下晚自习时找学生滋事打架,弄得人心惶惶。班主任要求家长接送。接了几天,儿子嫌烦,好像被严重监视,没一点自由。费力不讨好,干脆不接了,我也落得轻松。进入高三后,妻不顾工作繁忙,坚持给儿子送晚饭,除了他放假,天天如此。   自此,儿子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没离开过我们的视线,在我们的目光里一路走来,像温室里的花草。我曾想把他推到外面,经受阳光和风雨,可他不愿意。他嫌妈妈管得太严,多玩会“英雄联盟”妈妈就不高兴,唠叨过没完;玩会手机,妈妈就嘀嘀咕咕;看电视不看书,妈妈就数落没个尽头。凡此种种,数不胜数。这不,此次远行前,还为买笔记本电脑的事俩人争执不下,是我从中调解,做他妈妈的思想工作,才得以解决。儿子想挣脱妈妈的管束,获得“自由”。为此,关系糟糕时,形同水火。   既然儿子已考上大学,已扶他上马,再送他一程又何妨。送他去学校,不仅仅去送他,我也想参观他的校园,认识几个他的同学或者老师,以便今后间接了解他在大学的情况,必要时进行适当引导,不能放任不管。   临行前夜,我召开了可能是最后一次家庭会议,我对儿子郑重其事地提出四点要求:一是学习和交往同等重要。大学是学生从校园走向社会的过渡阶段,除了学好专业知识,适当的社会交往是十分必要的,是锻炼自己,为四年后走出校园更好地适应社会;二是学会与人相处。为人要落落大方,不要斤斤计较,在不触及个人底线的前提下,吃亏是福。这样,才能多交朋友;三是积极参与学校各种集体活动,哪怕是打扫卫生,或是跑腿的活儿;四是学会自立,独立思考,独自面对和处理遇到的问题和难题,自己能处理的自己处理。   次日,妻打着哈欠说,昨晚没睡好。儿子忙接话道,我也是,失眠了。俩人疲惫的脸上抑制不住兴奋的涟漪。我问为啥睡不着,俩人笑而不答。   校园在郊区,新建不久,没有参天古树,没有古色古香,没有历史和文化的沉淀。油路新而发亮。许多地方,树木,灌木或杂草丛生,素面朝天。宿舍里还散发出一丝一缕的甲醛气味。就像一个新报到的学生,徜徉在初秋的阳光里,模样稚嫩,却朝气蓬勃。   有开车送的,有全家出动的,有父或母一人来送的,有新生结伴而来的,也有独自一人报到的。陆陆续续,涌入校园,他们背着包,拖着箱子,相似的年龄,甚至连父母的岁数都相仿,风尘仆仆,一看便知,就是远道而来的新生和家长。我不过分赞扬独自或结伴而来的新生,也不贬斥相送的父母,无论哪种方式,都无可厚非。   询问。排队。填表。报到。交费。找宿舍。全是儿子自己亲力亲为。我说,我只是个跟班的,打打下手,主要靠你自己。别看儿子平时难于启齿,一脸羞涩,现在被“逼”到那个份上,硬着头皮去做,询问时虽声音小,没有称呼,但一路下来,过关斩将,还算顺利。   宿舍里,儿子是第一个到达的。天傍黑时,来了一个衡阳的同学,独自一人,背了一个小包,优哉游哉,天快黑了,一点也不着急。我好奇问,你一人来的?他淡然道,是啊。我问,那你今晚住哪儿?他说,一会去买床席子铺上就行。我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我私下问儿子,你同学今晚没地方住,咋办?儿子笑着说,睡我床上。我说,那你呢?儿子笑了笑,说,我与你们住旅店。   我若有所思地瞅了儿子一眼,想窥视他的别有用意。   夜,像掺了水的墨汁,淡淡的,充填了城市的空间。灯光闪烁,夜市登场,人头攒动。儿子神情忧郁地说,为啥要考大学,一直读高中多好。我心里咯噔一下,明白儿子的意思,他不想一人留在异地他乡,不愿离开我们。我说,人总有独自面对一切的时候,你现在已十八了,该自立了,不可能一辈子与父母待在一起。何况不是你一个人,学校里还有那么多人,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他们能行,为啥你不行。要相信自己,自己不比别人差……   次日早上,儿子没有走出忧郁的阴影。在校园闲逛时,妻突然板着脸对儿子说,你的同学没一个带电脑的,就你特殊。我要你别带,你就是不听……妻对儿子带电脑的事耿耿于怀,担心儿子沉迷游戏,影响学习,唠叨起来没玩没了。为此,妻很不高兴,面若冰霜,一直没搭理儿子。最后,妻说要把电脑带回去,儿子不让,俩人又争执起来。我趁机要儿子赶紧去旅店收拾东西回宿舍,叫上那个同学去吃早餐。儿子匆匆离去,像逃似的。   我疑惑,好端端的,又提电脑干啥?妻诡秘地笑了笑,不提电脑,他能安心留下来吗?我挠挠头,恍然大悟地说,也是啊。   早餐后,儿子打来电话,问我们啥时候回。我含糊其辞,说可能是今天,也可能是明天,关键看能不能买上车票。儿子沉默了一会,说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我笑曰,你赶我们走?儿子连忙解释,没有。没有。回去时给我来个电话。   我对妻说今天回吧,儿子赶我们走。妻说,既然来了,再住一晚。我说为啥。妻说,不为啥。到了晚上,妻要去看看儿子在宿舍里干啥。我说,是不放心还是想他了?妻浅笑,不语。走在宿舍的过道上,妻走在前头,放慢了脚步,蹑手蹑脚。宿舍门开着,儿子正在桌前背对着我们玩游戏。还有两个同学,一个躺在床上玩手机,另一个与儿子一样,在电脑上玩“英雄联盟”。妻轻叹一声。我们没有惊动儿子,悄悄地走了。   第三天早上,我们在食堂等儿子吃早餐,儿子说他在排队领军服。半个钟头过去了,儿子还是没来,在电话里说人太多,再等十多分钟。又过了半个小时,儿子依然没来,打电话再催,儿子说马上就来。我们急着赶十点半的班车,一天就一趟,误了点,今天就回不去了。可今天必须回去,因为明天妻还得去学校上课。我很纳闷,难道儿子有啥重要事情?   儿子终于来了,满头是汗。我问,吃饭了没有?   没有。   军服领了没有?   没有。就一个发军服的,动作太慢。   那你先吃饭吧。   妻说,别老玩游戏,在学习上多发点心思,有时间多看看书……妻又开始唠叨了。儿子催促道,你们快走吧。   妈,再见!爸,再见!儿子向我们挥手。我“嗯嗯嗯”地应着,与儿子说再见,实在别扭,不适应。儿子向食堂走去,没几步,又回过头,向我们挥手。我的眼顿时湿润了,怕儿子瞧见,拉起妻就走。我感到妻脚步迟缓,沉重,仿佛被我拽着走。 治疗癫痫疾病用托呲酯的效果怎么样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得效果如何?重庆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的托呲酯有什么副作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