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南山】又见母亲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转眼又到了母亲的生日,我几天前就收拾好的行李,规规矩矩的放在后车厢里,一大早,我和老公就驱车驶出了家门。汽车在高速公路上撒欢的奔跑着,一片片的田野在急速的后退着,我来不及欣赏路边的风景,思绪漂到了故乡久违的小河边,和直插云霄的大白杨树,我相信母亲一定又在村边那颗大白杨树下,极目远眺着我的归来。每次第一眼见到我,就是一句话:又瘦了,也不知道怜惜自己,你呀,永远长不大。接着就又喜笑颜开的拉着我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许多我好久都不知道的村里的故事,我任由母亲拉着我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没有一点改变的模样。   经过了五个小时的奔驰,我终于到了故乡,老远,我打开汽车玻璃窗,张望着母亲的身影,可是,那颗大白杨树下却没有母亲的身影,我的心突的往下一沉;怎不见娘亲的身影?难道娘亲病了?我早打电话说回故乡了,难道母亲不知道我回家给她过生日?   车还没停稳,我就急切的打开车门,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家里赶,经过了两条街道,我终于看到母亲住的房子,我边喊着:娘,我回来了,边往屋里赶,母亲听到我的声音,颤颤危危的从屋子里拄着拐走出来,我看到母亲的样子,心下一凌:哥哥没说母亲病了,这是怎么了?我快步跑到母亲的身边,握着母亲的手,望着满脸皱纹的娘亲,眼泪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   母亲给我擦着眼泪,笑着说:“咋了?怎么进门就掉泪?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你可不要折我的阳寿奥。”母亲风趣的说着。   母亲的性格很开朗,从来没见过她抱怨一次,我小时候也没见过她发过一次火,兄姐犯了错,母亲就旁敲侧击的教育我们认识错误,指出我们错在哪里,并给我们兄妹几个纠正错误,白天劳碌,晚上在煤油灯下给我们拆洗缝补衣服,冬天我们兄妹几个都穿的暖暖和和的,而母亲依旧穿着几年都不变的深蓝色的单薄的破旧的棉袄。   一次,大姐给她买了一件廉价的外套,挨了母亲好一顿批,因那时我家贫困,兄妹多,买不起好看的衣服,一件衣服从大姐那儿往下轮着穿,等到了我这里,衣服破的已经不成样子,说难听点,比乞丐的衣服好不到哪去。母亲把衣服改了改,给我穿在身上,我当时高兴的一蹦多高,搂着母亲的腰冲着母亲说:娘亲,您是天下最好的娘亲!”母亲抱着我慈祥的笑了,而大姐却在一边呜呜的哭了。   “还没吃饭吧?你成天忙碌吃不到饺子,知道你们来,我刚包好肉饺子,你先歇着,坐车也累了,如果那时你留在家乡,回娘家哪有那么累,我也就不为你累心了,都四十多的人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你到底让我为你操心到啥时啊。”母亲絮絮叨叨的说着,边给我们煮饺子。我吃着母亲煮的肉饺子,眼泪掉进碗里和着饺子咽进肚里,心里分不清是啥滋味。   随着音乐柔柔的曲调,母亲正襟落坐在餐桌的正上方,我们六个子女还有母亲娘家的亲人们一一的向母亲说着祝福的话语,母亲笑呵呵的接受着每一个人的祝福,满脸的慈祥。我陶醉在浓浓亲情的氛围中,不禁后悔当初自己的决定,远嫁他乡,结婚二十多年,和母亲相聚只有整整二十次的时间!那时认识肤浅,认为母亲有了金钱,吃喝不愁就可以安度晚年,母亲的一个行动彻底粉碎了我的认识,也深深触动了我的灵魂,酒至半酣,母亲让关闭了音乐,起身踱步走进她的卧室,拿来一个用手绢包了几层的小包,我们兄妹几个平息静气的等着母亲发话,母亲慢慢的一层层的打开手里的小包,露出六张签字的存折,母亲摊开存折摆放在我们面前,慢慢吞吞的说话了:这是你们给我的,我也用不着,趁现在都在,我给你们都存好了,你们兄妹每人一份,都各自拿好,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到我这年龄,已不需要这些了。说完,母亲扫视着我们,哥姐都低着头,不敢直视母亲,我也不例外,最后悔的就是我了,啥都别说了。   母亲今年八十二的高龄,身体已不算硬朗,望着母亲满脸的皱纹和满头的银发,心里忽然明白:母亲已不是当年的母亲,不是当年一心呵护我们的娘亲,母亲现在需要我们的照顾,并不是我们几百元或者几千元就能打发了的路人,母亲需要的是我们精心的呵护,需要的是子女欢聚一堂的幸福,金钱,买不来母亲的幸福,买不来母亲安康的精神世界,我暗下决心,在母亲有生之年,一定完成母亲的凤愿,多陪伴母亲安享晚年。   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里,大多都是她和我不停地说着话,我也做一个忠实的听众,不厌其烦的倾听着母亲的心声,母亲的话里的意思,就是还是他们那老一套的故事,从小我们就听,倒着背我也能快倒背如流了,现在听起来,竟是那么向往,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善良、互帮互助的质朴、丝毫不带吝啬的品质深深的吸引着我。   经过五天的陪伴,母亲开心的唱起了他们那时的小调,我耐心地倾听着母亲不成调的曲子,手掌和着母亲的曲调打着拍子,一曲落毕,母亲就哈哈笑着问我她唱的好听不,我就哈哈笑着直点头,回给她两个字:好听。母亲就学着现在人的样子朝我竖着大拇指,那意思“你真棒”!母亲的动作逗得是我们哈哈大笑、前仰后合。   回家第六天的早上,母亲突然问我:你这次怎不着急回去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母亲就好像明白什么,是担心我的身体吗?没什么,硬朗着呢,看着你们一个个都安好,也到了我放心的时候了,到时候我再走也不迟。你家里忙得很,一大摊子事需要你照应,回去吧,你也有你自己的世界,也不能常在娘的身边待了,记着常给娘来个信,报个平安,娘心里就安心了。我听着娘的话,心里偷偷的流泪,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感情,生怕在娘身边流泪,让她看见,徒添伤悲。   在母亲一再的催促下,我们决定返程回家,随着车轮缓慢地转动,母亲加快了脚步,目光里满是慈祥,扶着墙壁站立着,目光依旧凝视着我们返程的方向,凑过车窗玻璃,我看到母亲伸手擦着眼角,呆呆的望着我们的车痕,我的手露出车窗,冲着母亲拼命的挥着手,大声喊着娘亲,母亲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抬起头冲着我们的方向挥了挥手,张着嘴开心地笑了。   这就是养育我们兄妹的母亲!   癫痫大发作时怎么处理哈尔滨癫痫要作哪些检查湖北什么医院治癫痫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