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嘘,别说话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红色经典
   嘘,别说话!就那样站着,保持你本来的样子,专属于你的姿态。不必低眉垂眼地迎合。对,站着,腰板挺直,发型乱了就乱了,头发白了就白了。看到了,眼角处的褶子拉得长了,眼里透出的光也时常聚不拢了,眉毛越发地疏淡。但,这就是你的样子,我喜欢的样子!轻拈指尖,幽幽地划过你一双蕴积着执念的眼。指尖上沾惹着你的流年,置放于我的胸口,驱散开薄薄的清愁,焐热了我的灵魂。   嘘,别说话!亲吻我的脸,揉搓我的手,用火烫的唇,情深的眸,告诉我: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你不在的时候,反复嚼磨你说过的话,热热的话泛到眼里,水浸浸地滚落。情思,如水波样晃荡,泯于水痕深处。绾下一个心愿,待柳烟拂出翠色,你会来启开。   嘘,别说话!我在想,你的样子,向我走来时的样子,我描摹的样子。一直将你圈在我画的那圈光影里,仿佛,一旦跨出去,我便想不起你的样子。你看,你的嘴在光影的折射里歪了,你的发没了,白亮亮的,像一个秃子。我却笑了。因为,那是我定义的——你的样子。再瞧,你不太挺直的鼻梁,每一次鼻翼的翕动,能嗅到我输送的一缕温淡的暗香。但我,偏把你的鼻梁逼仄于那光圈里,在每一次困难的呼吸里变了形,阻塞了原初的畅愉。于是,你病了。   嘘,别说话!你病了,乖乖地把药吃了。我把那个桎梏样的光圈移走,让夜风将它丝丝缕缕地绞杀。晨曦就快来临,你将被温存地唤醒。昨夜的落红飘落在你透明的水杯里,以最妩媚的姿态,润泽你干涩的唇。你的病见好了,又可以为我歌唱。清晨的风,将你的歌声吹送,穿越层云,透过纱帘,将我的屋子铺满,旷达而悠远的旋律,给我一世的痴醉!   嘘,别说话!月爬轩窗,窗下痴望的人儿,可是你?我最亲爱的!哦,是的,一定是你!你说会将我守候,你说哪怕只是望一望,也足够!打开那扇窗,是否会收获满屋的欢愉?我好害怕,害怕又是一次灰散尘扬,害怕总是逃不开宿命的悲凉别殇。我把自己幽闭在一座寂深的空城里,垒砌一个又一个荒冢,于晨昏的交替里木然地看着土越堆越高。狠狠地剜自己一刀,唯有痛才能让我清醒。血,汩汩地漫流,滴落入冢。如果活着是煎熬苦痛,莫如死去。但我把魂灵出卖给了风,飘向你!   嘘,别说话!枯黄的树叶已离落了枝头,我却没能离去,看它们纷纷然地铺成一幅凄绝的油画。没有心思欣赏。我站在树下,一直在等你!那些忧伤的残梦,因为你来,再无处安放,再不用踏着细碎的脚步去丈量岁月的无奈、无助与无趣。被快乐冷落很久了,吟一曲《欢颜》,等你来!是的,想跟你并肩站立,想看到你眼里的风景!因为有你的陪伴,流年不再是一面空镜,荫遮的双瞳里焕发出明澈的光,再不见轻烟样的惆怅。过往的逝去只是一段时空,还有时空里的人与事。也曾因那些消失而抓狂,可是,世间的一切不都在消失和产生中不断循环吗?我要说,逝去吧,没有关系,我更喜欢迎接,即使我在一次次迎接里渐渐老去。我知道,从来没有人能真正地拥有,那又怎样?只是见证,也要与你一起!   嘘,别说话!昏昏然的夜晚被调皮的风儿吹醒,雨跟着就来了。望着旷远的夜空,想你端穆的神情,还有唇边的那支香烟。我也来一支吧,火光隐隐闪闪,烟雾漫漫腾腾。执一程青烟,穿越季节的约定,将天涯站成咫尺。想我了,对不对?看你,唇轻抿,眉轻弯,迎风遥望。夜,一片苍黑,我仍见到你身后的光亮,虽然暗弱,于我,仿佛倾城的月光!世界灿然起来,有了盈实的辉光。   嘘,别说话!给你我的手,带我走!背上简单的行囊,踏着月光看海浪,一起倾听风的歌唱。任何地方都好,只要有你在,我的心城便不再芜杂,还原成最初的素洁。曾经的沧桑,一笑而过。红尘的烟雨,空濛沁凉。鞠一捧幽淡的眸光浸润你的掌纹,只想落进你的掌心,随着你指尖的跳动、弹拨,多情地盘旋,续接昨日的悠扬,填平光阴的两岸。   嘘,别说话!让我细细地辨析你的脚步声,等待你急急地将门推开,拥我入怀!生命里的过往在徐徐地褪去,焚烧的身体,泛出死亡的味道,枯焦的骨头里却浸漫出诱人的酥香。只要你来,我便可以活过来!你不在的时候,我一直是“死”的,你是知道的。生或死,太过平常的状态,只为着一番深重的痴恋,不忍教绚丽的绮梦溃落一地。苦苦支撑着繁重的肉身,只为那个应承你的拥抱!你来了,僵直的身体方可在沁蓝的幽梦里复活,流光旖旎,笼着我和你!   嘘,别说话!让我为你抚琴一曲,弦音悠长,残影流觞尽散去。君可知,琴音之妙韵,只为弦下知己!流年飞转,愿君莫负花期!曾经的笑语欢声,莫要成为我杯中碎影,让我再一次咽下清寒的孤冷,一如深秋的梧桐叶在枯枝上瑟瑟地颤抖。   嘘,别说话!将你滚烫的胸膛给我,紧紧地抱住我,不要再让我呼吸,让我在欢快里死去,不要再给我讲梦和远方。我的梦和远方,是你!又笑了,笑自己也躲不开骚情地造作。还好,只是偶尔,一下下就好。你只需要微笑着配合,给我一丝鼓励的笑容,让我重温一下作为女人该有的温软和柔媚。我想,你是喜欢的。   嘘,别说话!实在想说,就说你要我,要我的全部!过去、现在和以后,通通都要!不许要一半扔一半!不必矫情地说爱我,一万句“我爱你”抵不过一句“我陪你”!心在身体里,要了这个身子,我便是你的!   嘘,还是别说话!说完了,就没得说了。沫子总是轻飘的,一落地就被阳光蒸发掉。你的体温是实在的,灼灼地烙在我的身子里,储存下你的气味,真实的气味。即使多年以后,仍有余温。让我在你的怀里,沉沉入睡,千万不要叫醒我,让我在离去之前,好好地睡你!   嘘,别说话!抱紧我!我的床,太冷了!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在哪里武汉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拉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