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浅吟】又见炊烟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仲夏的斜阳,慵懒地倚着西去的云朵,阳光的丝线如隐约的丝丝琴弦,被燥动的蝉鸣弹奏着暮色来临前的序曲。绿荫掩映的村庄,披着霞光,在温热的微风中等候暮色,然,燥热在青秸翠杆的上空盘旋,那抹清凉躲在夕阳背后,迟迟不肯降临。   聒噪的可能只是这些鸟虫,田野里,地头间,却是一片宁静安然:背着夕阳的乡村汉子,躬腰埋首,轻挥着锄头,熟练地躲避着青苗;路边,几根旱烟飘渺在斑驳的树影里,闲聊着一年的农事,咂磨着四季的辛苦;一阵暖风吹过,青秸哗哗作响,一头老牛拉车而来,响彻原野的鞭哨,伴着高亢的吆喝声,清扰了随风摇摆的夕阳。   抬起被黄土地牵扯的腰身,发现,若大的田野,只剩一人被无边的青绿包围,目光落在远处,掩在及膝青苗的田间小路,田野里的宁静,似乎在随着夕阳地摇摆,慢慢汇集到那里,簇拥着漫散归家的身影,变得热闹起来:听,女人们,高声喝嗓,不羁的乡语土话,连夕阳都羞红的脸;看,男人们,甩着手中的毛巾,丢落一天的疲劳,不忘调侃身边的女人,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却又引来女人的一段数落;几个还未走进学堂的孩子,摘着路边的的野花,追逐着打闹着,不小心踩倒田里的青苗,招来大人的连声断喝。   而低矮绿色的尽头,小村正在准备迎接黄昏时刻,最浓情的沸腾。绿荫深处,一缕炊烟,轻展飘来。不禁凝神臆想,是谁将柴草早早点燃,袅袅升腾,悄悄地,不必等到暮色,不去与谁相约,惬意地缭绕,漫步在小村上空。是老街独居的太奶,为自已和那只老猫煮一碗清汤稀面,还是哪家勤劳的婆娘,为上学的孩童和劳累一天的男人,点燃了一天的盼望。每每看到炊烟升起,心里总会激荡着满满的感动,不管是走在路上,还是驻立在田间,仿佛看见炊烟下的那份守候,仿佛触摸到曾经拥有的岁月里,走失在忙碌里的那些丝丝牵挂。更多时候,安静的目光里,只为欣赏那缕轻烟,如丝如雾,在青翠的上空,美了那抹斜阳,温馨了古朴的村庄。   没有相约,却似相约而来,夕阳的犹豫染红西山顶的云霞时,小村上空已是炊烟四起。挽着田野上一缕斜阳,随着归家的人群,走回小村。招呼四起的小村,可能是因了那缕霞光,或者因了那抹柴烟,发现,黄昏的小村变得异常美丽,尤其是夕阳挂在村头老槐树枝头,由西到东通透着整个街道的辉煌,更让小村沉浸在暮合四起前短暂的绚烂,连夕阳中的影子,柴烟里的犬吠,都似赋予了如画般颜色,如诗般韵味。   小街上来来往往的乡人变得密集起来,迎着霞光,背着夕阳,踩着一地金黄,嘴里不停歇的问候,却止不住归家的步伐。做为他们其中的一员,深知那些脚步匆匆的急切,深知眼角轻掩笑容背后的憧憬。是的,此时,人们心里,眼里,唯有那缕熟悉的炊烟。   印象里,炊烟渐起的小村是一天中最温馨的时候。霞光里,孩童等候父亲回家的身影;柴烟里,婆娘在嘈杂的声音里聆听熟悉的车铃;夕阳下,蹒跚脚步的爹娘,一遍一遍望去拐角的胡同,那个莽撞的影子,总会飞速停在眼前。而那缕缕炊烟也在无声喧闹着,葫芦藤和架瓜秧爬满的矮墙内,炊烟已不满足屋顶那个小小的通道,推开门,蜂涌着散落在小院角落。偶尔有柴烟跃墙跌落,风吹草动,惊扰了柴草垛里的母鸡, “咯咯嗒”声渐渐远去。   坐在门前的石阶,喜欢听着这些已生根在心底的声音,看着熟悉纯朴的笑容。只是,远望村头那棵不清楚年岁的老槐树,已挂不住坠落的夕阳,被岁月磨得青亮的石板凳也沉淀了太多沧桑,心里便会突然变得有些沉重。   树下,那些孤独的身影,望着炊烟的远去,小村嘈杂的声音似乎与谁无关般屏蔽在身后。而村里最年长的太奶,总是里面来的最早,离开最晚的一个,记不得她从何时开始,坐在老树下,也许,是那年太爷被抓当兵后,也许,是儿子熬不过清苦生活,离家出走后。幼年的记忆里,那棵老树就像太奶的家,西望的背影,如一尊雕像,静静地默守着年华。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石板凳浅浅凹痕里,太奶瘦小的身躯,坐穿了岁月的沉重,换来浑浊的目光在黄昏里淡泊着宁静。长大了,才深深体会,太奶千万个孤独的日子,眼里年轻的雾花破碎的疼痛,那缕炊烟燃尽了希望,染白了华发的无奈。然而,太奶还能等来什么,是远去不知归期的游子,还是远去,没有归程的那缕炊烟。人来人往的小村,没有人回答,只似听见声声叹息,随烟西去。   人生总会有这般的无奈,漫长的等候,憧憬的相守,只是命运开了一个轻薄的玩笑。太奶终没有等到那缕炊烟点燃,让遗憾成了永远。   走在繁华的城市,面对匆匆而过的人生,已不知自已伦为何物,偶尔,想起孤单的身影,在炊烟下的渴望,那份心里的沉甸,犹如天边渐落的夕阳,走向夜的彷徨。我们选择离开,并不是选择抛弃,坐在夕阳映照的明窗前,那抹柴烟淡淡的味道,依然是浓浓的思念。也许,我们离开那缕炊烟太久,对亲人的眷念,对家的渴望,如渴望甘霖的土地,却不知何时,能让等候成为相守的幸福,能亲手拭去眼里那抹伤痛。   恋家的人,不会让那缕炊烟燃断,不久远的将来,你是否会怀着一份素洁的心境,兑现那份幸福的承诺。夕阳西下,与那瘦小的身影,坐在村头的老树下,看最后一缕夕阳被收敛进云层里,望着炊烟袅袅远去。暮色渐浓时,让心随着那簇烟火慢慢燃烧,直到燃尽成灰,方觉得回归到久违的宁静。也只有那抹柴草的味道,能让心宁静,让浮燥,在炊烟中慢慢沉淀,沉淀成小村人眼里特有的淡泊。   炊烟就像一根长长的纤绳,一头连着你,一头连着小村,只是,不知道谁拉着谁走过岁月的河。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青丝变成满头白发,无论,容颜落满沧桑,不变的永远是那缕炊烟,燃在家的方向……   儿童治疗癫痫病价钱如何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哪里好黑龙江所有治疗癫痫病医院武汉癫痫啥地方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