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妈妈,一朵朴素的格桑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感恩!感谢!感激!那个带给我生命的人,即是有一天你变得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即使有一天你忘记了自己是谁,像个婴儿似得需要我们的照顾,可请您相信孩子们永远都不会嫌弃你。因为只有你在家才在,心在,凝聚力就在,祝福全天下的母亲都能健康长寿,幸福永远!    妈妈,一朵朴素的格桑花!   当人们习惯性的把自己的母亲比作蓝天大海时,我却只觉得自己的妈妈是朵格桑花。这种花在黑龙江被人们称作“满天星”,到处都是,生长在路边,小花坛,绿化带,甚至野地里。花瓣有白色,淡粉,粉红和紫红色四种,花期很长,从五月末植株长成一直能开到九月底霜降,一茬接一茬满眼的生机,抗旱,耐涝,不易倒伏,生命力极强。   我的母亲是家中的长女,生于公元1950年阴历正月初一,外祖父和外祖母的过往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他们两个都是家中的独子,且都是苦孩子。外祖母自幼丧母,她的父亲是革命烈士,在她十几岁时死于还乡团的刀下。外祖父的父亲是个小生意人,和第一任妻子成亲后不久便迫于生计去了关东,几年没有音信,返乡时我那太姥姥一激动,晕厥后就没有再苏醒过来。他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我外祖父的亲生母亲是被人拐到鲁地不知道家在何处的可怜人,生下儿子不久后便病逝了。外祖父从小跟着他父亲长大,家境虽然贫穷,但过的很温馨,他的父亲对儿子照顾的很体贴,外祖父说小时候无论太姥爷去哪里,总是一根扁担两个筐,后头是货物,前头是儿子,在外边过夜时慈祥的父亲会把身上的衣物叠起来给孩子枕着,自己则在颈下放块砖。外祖母在世时常和母亲姐弟几个念叨他们爷爷的好处,当年是如何如何的疼她,只可惜老人家命运不济,还没等到我母亲出生,他就先走了。而夺去他性命竟然只是便秘,在那个医疗条件极差的年代,又有谁知道有多少像太姥爷这样苦命的人,给儿女后辈们留下了太多“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无奈。   祖母怀母亲的时候,曾帮过一个术士,此人离开时留下话语,说这腹中的孩子若生在太阳未升起之时,则你们夫妻命中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万望善待。言外之意他们夫妻二人将来就指望着这个孩子养老送终,若生在太阳出来之后,则会姐弟成群。后来如那人预言般,母亲生在上午十点左右,在她之后外祖父母又先后迎来了两儿三女,但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吧,母亲却还是兄弟姐妹中对长辈最贴心的那一个。时至今日若遇见外祖父生病住院,年过花甲的母亲依然会坚持在老父亲床前悉心陪护,以身作则,言传身教!   听母亲说外祖父当年功课极好,但因为家中条件差,只读了几年书就辍学了,先前在政府单位谋了个文职,却因常年在外无力顾家,不得已辞去工作在村里做了书记。手握实权却生性耿直正义的外祖父或是怕惹人非议,或是真就不懂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总是把当时那些稀缺的进城机会留给了村里其他的年轻人,却没有给自己的任何一个子女谋半点福利,就为这,外祖父后来真没少挨舅舅姨母们的抱怨。母亲读书时成绩也很不错,可她小学毕业后就去村里做了民办教师,这样既可以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又可以替外祖父母分担很多的家务农活。外祖父时常觉得亏欠母亲,可母亲呢?嘴硬,除了偶尔和我们提一提过去的艰辛,守着她父母只说两个字“认命”!其实母亲是无神论者,但她却总把这个词挂在嘴上,我想这应该就是一种另类的人生智慧。有时候有些事情你已无力改变,明知钻进去是死胡同,还真不如退出来海阔天空!   母亲年轻时是远近出名的美人,那时候到家里提亲的人很多,外祖母总是顾虑这个,计较那个的不合适,就是不肯松口。听说里面还有一位海军军官,外祖母嫌随军一年也难回家见几面,就婉言谢绝了。后来经人介绍母亲认识了我的父亲,父亲的相貌那自是无话可说的,无论放到何时何地那也是任何人都得承认的帅气潇洒。1974年父母结婚了,听母亲说那时候父亲是用牛车接的媳妇,进门之前还要背诵毛主席语录。这些事情在今天的我听来有些新鲜,有些搞笑,也有些五味杂陈,往事已如烟,思绪万千,时空转换,过去的一切都成了母亲记忆里或苦或甜,或心酸或感慨的片段!   母亲嫁到夫家住的是一间小南屋,先后有了姐姐和我,那时候父亲在外工作,母亲在家里安心务农,1979年我出生的时候,父亲便凭借自己的能力盖起了全村里第一栋砖瓦房。本来这小日子说不上多么富足温馨,但也还算安逸,不和谐的原因是因为父亲的暴脾气,用母亲的话说就是她这辈子跟着我父亲吃了些好东西,住了些新房子,生了一辈子的气!1981年母亲意外怀孕后,父亲终究没有控制住他那种特别想要一个儿子的冲动,把姐姐送去了外祖父那里,带着我和母亲去了当时计划生育管理比较松散的东三省。本想这腹中的孩子若是个男孩马上就抱回来,认打认罚。可天不遂人愿,父亲又一次失望了,就这样我们留在了黑龙江,而且这一晃就是十五年。后来小妹也出生了,曾经我们这些丫头在父亲眼里都是论“堆”计算的,非打即骂更何谈享受什么父爱?可母亲对我们还好,从不嫌弃。母亲常说,“儿啊姑娘的能怎么着?你这一辈有儿子你能保证下一辈就一定有孙子么?老天爷给我个什么我就养什么,我这就比没儿没女的强百倍!”小妹出生时父亲还是不死心,想把那小可人儿送走,是母亲执意拦了下来,现如今还没有成家的小妹成了每年给母亲零花钱最多的那一个,反正那股细心体贴劲我是真的自愧不如!   父亲这一生大起大落了几次,严重时身心俱疲,病的生命几乎都难以维持,母亲忍受着家暴却始终对他不离不弃。我记得小时候家中最困难的阶段一家人的花销要靠母亲从河中淘石子卖钱维持,白天忙碌一天后,晚上还要照顾孩子和病床上的丈夫,洗洗涮涮,缝衣织补。三十几年前人们身上的衣物大多是要靠自给自足,而且黑龙江冬夏温差极大,全家六口人的棉衣棉裤,毛衣毛裤,帽子坎肩,厚的薄的,拆了洗,洗了做的没完没了。现在想想都觉得心颤,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母亲是怎么熬过来的?   若遇到母亲忙碌或特疲惫的时候而我们还在旁边不识趣的闹腾,也是会受到她严厉的呵斥或责打。说啥要扔了或者一个个掐死,可发泄完了母亲辛苦依旧,虽然我的童年里没有扑到亲人怀里撒娇的记忆,但母亲没有饿着我们也没有冻着我们。小姐妹几个牙口都不好,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母亲没有精力照顾,又怕我们乱跑出事,总是买一斤糖果扔下,然后嘱咐大的哄着小的,姐几个玩累了,含着糖睡觉那是常有的事。母亲常说三岁多的我在床上抱着几个月大的妹妹,她在外边洗衣服,然后等她忙完进屋后发现两个女儿趴在那里重叠着像两只对虾。其实我心里也委屈过,一直到现在也怨恨自己身上的有些病痛是父母当年疏于护理造成的。可你若换位思考一下,就真的可以理解母亲,那么大的一个家,那么多的困境,一个弱女子你又能对她有多高的要求?人啊,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看世界吧,所谓知足常乐!   1995年我们从黑龙江返乡,这几年母亲的日子过得还算惬意,渐入老年的父亲看过了人间太多的悲喜离合后心底豁然开朗,原来以无儿为耻的他开始因为比同龄人多几个丫头而感到骄傲,脾气也收敛了很多,对母亲更是关爱有加。我常记起每到酷暑季节白天老两口外出操持,傍晚回来时他们总是会买上些一辣炒田螺,几份小菜,一瓶啤酒,一袋冰块,然后父亲给自己倒满,再给母亲倒上,说道,“来来来老婆子,您辛苦啦,我敬你个酒。”   此时的母亲或在女儿们祝福的目光中满脸通红的举杯或羞涩的瞪父亲一眼很解气的来上一句,“快吃吧,别整天发神经了。”   父亲此时通常会贫嘴,“看看难打发吧,对你好不行,对你不好也不行,若不是看在你给我养了这四个姑娘的份上,我早就不要你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多,98年临近中秋节父亲意外的走了,那一年母亲只有48岁。无语,感叹,不满,委屈!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捉弄人,为什么就不能看人家夫妻能和睦,妻贤子孝,看人家经风雨考验后能白头携手,含饴弄孙?   之后有人给母亲介绍了一个国家干部,据说当时每月的工资是一千六,这在当年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两人见面后彼此都较为满意,可后来那人拖媒人很委婉的向母亲表达了一个意思,不想抚养尚在读书的小妹,也不希望母亲将来和我们有过多的来往。母亲听完媒人的话后冷笑道,“笑话,我自己的孩子不养了去给他养孩子,她们小的时候家里那么难我都没有扔下她们,现在不要了,为啥呀?再说了她们已经没了爹,我还能再让她们再没娘?别说我有三个女儿挣钱花不到他的,即使花到了他有什么好委屈,将来孩子们还能不孝顺他?这样的人别说每月一千六,即是一万六我也不稀罕,因为人品不行!”   母亲不卑不亢的回绝了那人,我们娘五个就这样彼此牵挂彼此关心的过了一年多,同村的一位老人走进了我们的家。那位叔叔也是个命运多舛的人,她亲娘带着三个没爹的孩子改嫁到我们村,又生下连同叔叔在内的两男一女后便撒手人寰。叔叔说从他娘亲没了后记忆中就没吃过几次熟馒头,叔叔的前妻走的很早,自己拉扯大了两个儿子,也是怕孩子们受委屈,所以单身了很多年。他们两个人走在一起后村里大多数人是祝福的,也有个别心怀叵测,小肚鸡肠的人挑拨离间,有人甚至当着我们姐妹的面说东道西,被我们一阵呛白后无言以对。我们姐妹想的开,都是苦命的人,操劳一生到了暮年,为什么就不能给她们一片自由的空间?老话咋说的,“再好的儿女不如半路的夫妻”,这话有些人可能不理解,但确实是值得我们思考与回味的。老两口也笑也闹的过了十几年,去年牵扯到村改,拆迁等等,不想让那老人太过为难,洒脱的母亲选择了与老伴和平分手去三妹家颐养天年!我们把家中的财产几乎全留给了那位叔叔,夫妻一场缘分尽了情分依然!   母亲给大姐带了一年多的孩子,我的儿子十个月她接走,一直给我哄到两岁半,现在三妹家的小宝贝又成了她的心头肉。母亲很理智也很聪颖的一个人,我们姐妹的婚事她从未干预过,只是告诉我们嫁人要看人品,千万别让相貌和世俗所左右。母亲若知道我们谁和女婿拌嘴吵架了,通常连原因也不问一句就一边夸女婿一边骂姑娘,直骂的他那几个女婿脸红耳赤羞愧难当的给她赔不是,私下里对我们说真碰上了个好丈母娘。   如今的母亲身体还算硬朗,白天在家看电视,听收音机,饭一直是她做,衣服妹妹不用她洗。三妹家的生活条件还算不错,没事的时候就开车带她去逛商场,也常常带她和孩子去海边,湿地公园游玩。夜幕来临,楼下有老年活动中心,只要不下雨,母亲就会坚持去健身,母亲好嗓子,整天唱唱跳跳的,过的甚是潇洒。逢年过节周末聚会,当我们姐妹几个都带着家人去三妹那里集合时,母亲通常嘴里喊着,“吵死了,以后千万别一块来”,脸上却挂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思绪理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在东北见到的格桑花,时至深秋,即使花杆下面靠近地面的地方,叶片已经开始逐渐枯萎泛黄,可上边的花蕾依然成长,花朵依然绽放。活一天就精彩一天,活一天就灿烂一天,不争名利不攀比,朴素淡然笑看风雨,活的有滋有味,不卑不亢让人肃然起敬!   感恩!感谢!感激!那个带给我生命的人,即是有一天你变得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即使有一天你忘记了自己是谁,像个婴儿似得需要我们的照顾,可请您相信孩子们永远都不会嫌弃你。因为只有你在家才在,心在,凝聚力就在。祝福全天下的母亲都能健康长寿,幸福永远!   河南哪些医院能治好羊癫疯武汉哪家医院羊癫疯科看到好癫痫病对患者危害大黄冈的癫痫医院那家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