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记忆中的奶奶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美文
摘要:我的奶奶走了,到了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也带走了对我的所有的疼爱和美好的回忆。我时常想起和奶奶在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和奶奶相处的点点滴滴,在温暖的记忆里,点点滴滴满是奶奶给我的爱意。奶奶的爱就像一盏灯,永远地亮在我的心里。 细数光阴的痕迹,奶奶已经离开我三年了。三年来,在我的脑海里,我总是想起奶奶,想起奶奶慈祥和可亲的面容。记忆里,奶奶总是一脸的笑容。岁月的风,吹皱了奶奶曾经娇好的面庞,岁月的刀,在她的额头上已然刻满了深深的皱纹。   我的故乡地处豫东南。在我的记忆里,在每年的汛期来临时,我们这里会经常的下雨,有时候阴雨绵绵,一下起来就是好些天,闹水灾一度成为家常便饭。放眼望去,洼地里的庄稼苗常常被雨水淹没的过了头,一年的收成下来,给乡亲们带来的经常是失望的心情。大自然就是这样的无情,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乡亲们又显得那样的无能为力。在无可奈何中,奶奶跟随爷爷一起外出逃荒生活。到后来水灾过后,他们才返回家园,家里的房子早已被大水吞噬,他们只好和乡亲们住在临时搭起的草棚子里,草棚子里蚊虫叮咬,让人难以入睡。冬天的时候,冷风吹来,一家人只能挤在一起睡,还觉得难挡寒意,更何况还要面临饥饿的威胁。在我的记忆中,不只是奶奶经常提起那段乞讨生活,连我的父亲讲起那段岁月都感慨万分。至今,家里的生活条件和水平提高了,家里的粮食,父亲都要留足全家人两年的口粮,多余的才让卖掉,因为父亲曾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逃过荒,知道没有粮食吃的感受,用他的话说是没有钱也不能没有吃的。由于在外几年的乞讨生活和过度的劳累,我的爷爷染上了重病,不久就离开了人世。爷爷的离世,家里没有了顶梁柱,奶奶和一大家人也失去了主心骨,家里家外的事务一下子都压在了奶奶的双肩上。奶奶别无选择,面对生活的苦难,在当时的条件下,奶奶承受的生活和经济压力可想而知。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是一个很勤快的人,每天天不亮,她就起床了,匆匆忙忙地准备着一家人的早饭。那时候的日子很苦,我记事的时候,家里能吃饱饭了,尽管吃的还是红薯,玉米面之类的食物。记得奶奶做饭的时候,总是把灶火烧的旺旺的,不一会儿,满院子的蒸熟红薯的味道。在那样缺油少盐的日子里,奶奶把一大家人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我们家里充满了温馨的氛围。吃过早饭后,奶奶还要忙地里的活。记得奶奶常说,回想过往的岁月,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我的母亲嫁过来时,我家的经济条件依然还是苦的,还有十几亩地要种,好在地里的活有我的父母和大姑来种,奶奶身上的担子才算减轻了一些。奶奶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家务活上,还要照顾我。那时候,我们家里每年都会饲养一头猪,在奶奶的精心喂养下,总是把猪养得肥肥壮壮的,赶到年关的时候,把猪杀掉后,把猪肉拉到集市上卖,卖猪肉的钱用来贴补家用。奶奶在家里还会养上一群鸡,鸡养大后,母鸡下的蛋,奶奶就用一个瓦罐盛起来,等攒下来不少的时候,奶奶就会拉着我的小手到村里供销社的门市部里换一些盐、碱面等生活必需品。每次去,奶奶总忘不了给我换几个糖果,记忆中,那时的糖果真甜啊!我总是舍不得一下子吃完,往往把糖果含在嘴里化一会儿,然后吐出来用糖纸包好,放到我的小兜里,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吃。至今,我还记得奶奶给我换的糖果的味道,一直甜到我的心里面,如同奶奶无边的爱抚一样,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中。有时,奶奶会从小瓦罐里拿出来一两个鸡蛋来,放在勺子里炖熟让我吃。在我们家里,只有我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奶奶说我是个听话的孩子,是她给我的奖励。其实,长大后,我明白了,那是奶奶的爱啊。   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一家人的衣食住行都需要精打细算。在我的记忆里,有很长一段时间,到供销社门市部里买布还是需要凭票供应的。像我们一大家子人,凭票供应的布料根本满足不了家里的需求。奶奶为了解决家里人用布做衣服的问题,在忙完家务活后,常常在家里纺棉线,纺出的棉线用来做织布的原料。记忆中,白天里,奶奶忙完家务活后,让我在院子里玩耍,她坐在纺车前纺棉线。晚饭过后,在昏黄的油灯下,我常常看见奶奶坐在纺车纺棉线。我至今都记得奶奶纺线的情景,奶奶纺线的时候,都是那样的聚精会神,神情专注。棉线条一圈一圈地缠绕在棉锭上,线穗子在不断地增大着,她小心地取下来一个,放在身旁的小筐里,接着又纺下一个。夜已经很深了,她还坐在那里纺着。在寂静的夜里,纺车的嗡嗡声传出好远,纺车的声音,像我儿时摇曳的梦,伴随我走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等到纺出的棉线足够多了,农闲时,奶奶,母亲,还有姑姑,一家人就开始忙着织布的事情,织成的棉布,用来做成衣服,供一家人穿用,穿着奶奶纺出来的棉线织的布做成的衣服,我的全身都觉得暖暖的。其实,纺线的日子里,奶奶真得是很累的,我经常看见奶奶用手不断地捶着自己的腰身。为了我们的家,奶奶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是奶奶一直在照顾着我。晚上的时候,我和奶奶在同一个床睡觉,她会把我揽在怀里,在奶奶温暖的臂弯里安然入眠。记忆里,那时的冬天很冷,奶奶怕我受凉,总是在匆匆地忙完家务活后,就带着我睡觉,我的小脚很凉,奶奶常常把我的小脚放在她的肚子上给我暖热,跟奶奶住在一起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奶奶对我的爱就像冬日的暖阳,温热了我的心。夏季来临的时候,我睡在奶奶的身边,奶奶拿着大蒲扇,一边给我扇着凉风,一边给我驱赶蚊蝇,还给我讲着有趣的故事,唱着动听的儿歌,记忆中有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叽里咕噜滚下来。还有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往往是我听着听着,就慢慢地进入了梦乡。炎热的夏季里,奶奶的爱,如同涓涓细流一样,给我的躯体,注入了一股股诱人的清凉。我跟着奶奶,一直到我上初中住校后,我才逐渐地独立生活。   我外出求学的日子,离家越来越远,在岁月的风尘中,我的奶奶在慢慢地变老。岁月的洗礼里,奶奶的双手布满了老茧,满头的青丝变成了白发,眼睛也慢慢花了,只有戴上老花镜才能看得清东西。常年的辛劳,奔波乞讨的生活,潮湿的环境里,奶奶很早就得上了关节痛的毛病,经常见她吃一些止痛的药物来缓解症状。前几年,无情的病魔还是悄悄地侵袭着奶奶的身体,奶奶因为脑出血引起了偏瘫,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多。最终,奶奶在三年前的正月里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们,记得奶奶去世时,她的双腿缩成了一团,连棉裤都很难穿上了,饱受病痛的折磨,已经抽干了她的躯体,浑身只剩下骨感了。看着爱我、疼我的奶奶,我一阵揪心的疼痛,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的奶奶走了,到了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也带走了对我的所有的疼爱和美好的回忆。我时常想起和奶奶在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和奶奶相处的点点滴滴,在温暖的记忆里,点点滴滴满是奶奶给我的爱意。奶奶的爱就像一盏灯,点亮在我的心里,永远!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要怎么选择呢江西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河北癫痫病哪里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