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春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景观
谨以此文:纪念离世多年的表妹,时隔三十年,至今想起依然难以释怀,不禁潸然泪下,遂写下此文聊表心怀。   ——题记      至今记得那个寒冷的春节,节日的余味还未散尽,鞭炮声偶尔还会响起。仿佛告诉人们元宵节即将来临。   那天却见姨夫的外甥大林,急匆匆地骑自行车来到家里,神色凝重,这几天他是第二次来。我正在洗碗,隐隐约约听见妈妈的哭泣声和大林的劝解:阿姨,等救护车来时,小怜已经没气了,一氧化碳中毒太久,救不回来了!说完早也红了眼圈。我在厨房已是泣不成声,迅速飞回房间倒在床上任由泪水成河。后来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只觉得头痛欲裂喉咙沙哑。   朦胧中,仿佛回到了儿时的小院,到了姨妈家。昏黄的灯光下,一家人团团的围桌吃饭,唯独不见表妹小怜。我左顾右盼,潜意识觉得是姨妈把表妹藏了起来。因为她生病了不能见人,我哽咽着喘不过气。一挣扎醒了过来,眼窝里蓄满泪水。   这样的梦境隔三差五的,频繁地出现在那几年的睡梦里,以至整日浑浑噩噩萎靡不振。为此妈妈特意请来符咒、朱砂等物放在枕头下,以求平安。而梦里的表妹依旧不肯见我,虽然我再三相求姨妈也无济于事。   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虽然隔了几个春秋,我家也搬离原来的小院去了市里。那天下班后,你披着满身的雪花兴冲冲地敲开门,给我展示刚买来的两件一模一样的新衣服。镜子里的我们互相打量着彼此,嬉笑着,咋就这么心有灵犀呢。不曾想,一个月后竟是阴阳两隔。   从记事起,每到过年,我们的妈妈们都要为我俩做两件一模一样的新衣服。同样的身高,同样的娃娃头。牵着手出门,不知道的人都说,瞧这两个孪生姐妹。我们都笑着不语。其实你比我小两个月呢。   还记得和姥爷一起去地里摘酸枣的那个夏天吗?还记得屋子背后我们狂跑的那条阴森森的小巷吗?那时的我们一处吃一起耍,一同上学,一个炕沿上说着悄悄话。长辈见了总要打趣,这俩孩子亲的像连体人。   有一回你生病,躺在炕上小脸通红,姨夫逗我,这回可没人和你疯玩了。我悻悻地回家也躺在床上,真的也病了。姨夫跟着过来看到我这般情景笑着说,这发烧还会传染吗?当然我们也有撅嘴变脸的时候。妈妈说恼不过三天,果然在大人的戏谑声中,我们早拉着手游戏去了。   你有一头浓密的黑发,细瓷般白皙的脸颊,鼻子翘翘嘴巴小小。姥娘总喜欢叫你美闺女,这让我心里好不痛快。而且你的英语每次都是班里第一名,这却让我心服口服。   在学校你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小助手,在家里你是爸爸妈妈乖巧懂事的贴心小棉袄。一向成绩很好的你,因七分之差于高校失之交臂。你思忖过、失落过、彷徨过,尽管姨妈姨夫极力劝你再复读一年。你望着还未成家的哥哥,尚在读书的弟弟,在大家的遗憾声里,你无悔地选择了工作。   每年大年初二,妈妈都要带着我去给姥娘、姨妈、舅舅拜年,最主要的是能见到儿时的玩伴——小怜。红火热闹的一天结束后,乡村的夜晚更加寂静。我依旧和小怜一个床上嬉笑着,从童年糗事到青春秘密,从同学聊到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忘记哪个话题触动了你,你忽然朝着我的左臂狠狠地掐了一把,疼的我“啊……”地叫出了声。直到你五天后离去,我左臂上的於青还未散去。小怜,你是为了给我留纪念吗?   想着、念着,推开那两扇肃穆的大门,一切还是那么熟悉。青转引路曲曲弯弯到了中门,两边的青石浮雕,若隐若现着儿时用蜡笔描画的痕迹。神思恍惚的我上了台阶推开房门,床上的姨妈一把抱住我嚎啕大哭,狠狠地捶打着我的后背,以后谁跟你玩呀,谁跟你玩呀……   你走后,姨妈姨夫天天以泪洗面,瞬间苍老了许多。由于你是在单位值夜班期间,发生的煤气中毒,经多方多次协调,一次性给于补偿。   两个月后,你的葬礼和婚礼一起进行。根据本土乡俗,未出嫁的女孩因故去世,是要找一门阴亲的,听说那个男孩也是和你一样的事故而离世。在你出嫁前一晚,姨妈不顾众人劝说含着泪忍着声,给你化了唯一的一次妆容,絮絮叨叨地说着嘱咐的话。   唢呐呜咽着忧伤的哀曲,噼里啪啦的鞭炮响起却是生命的尾声。在那个草长莺飞的季节,背山临水的黄土垅中,一座新立的坟茔醒目地矗立在草木萋萋的半山腰。   那年你十九岁。那年我们十九岁。   岁月如白驹过隙,年复着年日叠着日,树木青了又黄,四季来了又去。梦里依然有你模糊的身影,你像早春凋零的花蕊,一世芳华永远定格在青春的时光里。 郑州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陕西有哪些方法可以治疗癫痫病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武汉靠谱的羊癫疯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