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墨派】读丘陵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早些年,村里来了一位小城的画家,乱发披在肩上。他坐在一块酱块子般大的土坷拉上,支开了画夹子,开始作画。   那页雪白的纸上先是出现了一些起伏的曲线。人们都以为他画的是水。可后来,那些曲线下竟出现了连片的屋顶。这时,村人才恍然大悟,他画的是山。   老家那里,最不缺的就是山。   《甘南县志》上说,甘南县位于黑龙江省西部、嫩江中游右岸,地处大兴安岭南麓与松嫩平原过渡地带。大兴安岭名字响亮,崇山峻岭,举国闻名。但它到了我笔下的地界就变得温驯和低调,藏了锋芒,是属于余怒未消。一个人在村子里高高地站到屋顶上,四下望望,望不出去,一地的馒头山。那山不大不小,轮廓浑圆,线条干净和利索。不知道是先有了山,还是先有了平地。在我看来,倒像是平地在前,而那些山是一座座后摆置上去的。   这是一片丘陵地带。在村里读书上自然课的时候,老师这么对我说。   那山众多,但并不十分的让人感到拥挤和窒息。在一些个地方,群山后退,散出一块块平整的敞地,让村子住进去,靠着山居下。也让土路从一块敞地通到另一块敞地,把两块敞地之中的村落连接起来。路连得多了,就形成了一张网,一举网络了这一带山地。   有山的地方,人不能极目而观,那山挡了人的视线,叫人目光受挫。如果你想“欲穷千里目”,那你必须得更上一座山。把那山一座座地千头翻遍,翻出这片山地去。   在山地居住,你得有好的体质,准备朝夕去登村子外的那些个山。因为山上有石头,田地也爬到了那山上。不光人要上去,牛马也要跟着上去,它们的活计就在高处。那些庄稼也不惧高,像一个人头上的毛发,它们盛盛地长在山顶和山腰,吞云吐雾,吸日月精华,给村民打下一年又一年的粮食。无论在它处它们是如何地一平如砥,在这里它们得随形附势,把自己的脚扎根在山上,让自身变成山地的作物。也不见山上水土的瘠薄,那丰收的五谷杂粮倒是尽显了山地土壤的丰腴。   山地是块懂得含蓄的地方。那么多山摆在那,总是遮挡住了一些东西。它们挡住了四外里流淌而来的风,山外边潜进山里面来的雨,秋天里趁夜袭卷而来的一场场寒霜,也遮拦了东升西落的日月星辰,就连头上的一团团云都藏头露尾,被山扯得哩哩啦啦。   风吹进来,因着山的阻挡,改变了原来势如破竹的劲势,像股水般地绕开,身子曲得宛如盘着山的一绺炊烟,它们绕过了一座山,就迎头又碰到另一座山,就这样处于不停地没完没了的绕,等那风终于抵了村子,它们的身子早拧成了麻花劲儿,翻着跟头吹着山地的那些村庄和田野。   雨在这里虽有了阻隔,但却因山凭添了气势,山积攒了雨的能量,山洪在大雨过后从山上沿山沟迅猛地直灌下来,声势恢弘,震动村野。   但那庄稼在这里就有福,那些山阻滞了寒霜来袭的脚步,给庄稼的进一步成熟创造了大把的良好契机。丰年在山地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不断孕育。   山地的夜长,也黑。因为山的遮掩。日月都晚出早归,山人上山下田也尽随着那日月,他们生活的步调比较平原处略为舒缓,他们的睡眠绵长而充足,人的精神都抖擞,蓬勃焕发。   山地之人懂得变通,那都是打小跟山学来的。山让他们费力攀爬,让他们登不过去的时候,就水一样绕开。他们是用尽自己有生的日月在和山学道法自然。   当我回到乡里,面对着山地,品位着高山流水,独自吟咏着“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和“善哉,洋洋兮若江河”,我并不觉孤独。我知那是因着山的相伴。山在我的眼中是一群有生命的灵魂,它们以一种野老参禅的姿态一座座地盘坐于此,见证着村子的兴衰,见证着村外庄稼的一场场丰欠与成熟,见证着这块山地里的风风雨雨。它们亲眼看到,半村人出生,半村人老了。   武汉的羊癫疯医院哪些比较专业武汉看羊癫疯专业的医院左乙拉西是治疗癫痫疾病的药物吗福州癫痫病医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