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湘韵作家专栏】错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伦理小说
   陶敏仰在沙发背上,拇指轻轻抚了一把手机显示屏,接着,又抚了一把,然后,缓缓站起身,向对面的梳妆镜走去。   陶敏对着镜子里自己的鼻梁微笑了一下,将额前的一缕发丝掖到耳际,让手机在手心上跳了几跳,指尖才落到数字键上。   陶敏只按了139三个数字,又把手指移到了退出键上……   昨天傍晚,陶威和朋友去饭店吃饭时,因为服务员菜上晚了,他就把盘子给摔碎了,老板让他赔偿,他竟跟老板动起武来,还跑到厨房用菜刀把老板的胳膊砍了,当时就被警察押到了看守所里。   刚才陶敏母亲在电话里说出救救你弟弟的那句话,明显带着哭腔,那嘶哑的声音还伴着乞求的意味。陶敏想起母亲一着急上火就捂着胸口的痛苦状,心好似被什么钝器击打了一下,一阵疼痛。   这个陶威,自打小茵与他闹离婚回了娘家,不是开车把人撞了,就是喝醉酒跟人家打架,这下可捅大搂子啦。   陶敏顶不愿求人办事了,最主要的是他对这个刘主任不太熟悉,求不熟悉的朋友办事,是件很冒昧,很难为人的事情,更何况,弟弟进局子是丢家丑的事。可是,陶敏给刘主任打电话之前已经求了两位朋友帮忙,那俩位朋友都无能为力,陶敏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决定给刘主任打的这个电话。   现在是夜晚8点40分,这样的时间给一个异性打电话实属是打扰人家了,可陶敏顾不了这些了,眼下当务之急是把弟弟从局子里捞出来要紧。于是,她将停在退出键上的手指又移到数字键上,一鼓作气地便按完了刘主任的手机号码。   喂,您好,哪位?对面传来了刘主任不急不燥的声音。   哦,刘主任,我是中心医院药局的陶敏啊。贴在陶敏耳畔的手机有些颤抖。   噢,陶大夫呀,你好你好,有事请讲。刘主任客气地说道。   刘主任,我找您有急事,您能……出来一趟吗?陶敏壮着胆子问道。   好吧,在哪见面?刘主任问。   去大树茶楼吧,离您家近,您方便一些。陶敏不愿麻烦刘主任往她这边跑。   别在我家这了,换个地方吧。很明显,刘主任处事很谨慎。   那……那您到东环路这边来吧,我在米兰咖啡厅门口等您。兴盛小区前街的米兰咖啡厅在东环路属于标志性建筑了。   好好好,我十分钟到。刘主任爽快地答应道。   陶敏有些激动地按了一下退出键子,对着梳妆镜又照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便满意地披上外套,换上高筒靴,背上皮包,锁好房门,快步朝楼下走去。   陶敏是在半年前一位同学乔迁之喜的宴席上认识刘主任的。那天,同学宴请了五位朋友,大伙在饭店吃完饭去了歌厅,从歌厅回来时,由于陶敏和刘主任家都在东环路方向,便乘上了同一辆出租车。刘主任家所在的滨河小区要比陶敏所住的兴盛小区远七里路。出租车驶到陶敏所在的兴盛小区那条街时,刘主任见时候不早了,说把陶敏送到家门口才放心,陶敏也没拒绝,便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小区门外。   陶敏下了车,刘主任也跟了下来,陶敏走到单元楼门口时,刘主任还没上车。夜幕中,陶敏望着刘主任荆门哪个羊癫疯治疗医院好站在出租车旁朝她摆着手臂的身影,心里竟掠上来一股莫明的感动。   这以后,陶敏与刘主任又接触了几次。通过几次交往,刘主任给陶敏留下的印象蛮不错,在酒店就餐时,刘主任对谁都客客气气的,从不劝大伙多喝;去歌厅玩乐时,也不像有的男人那样,把女人搂得亲密无缝,与大伙闲聊时,还时不时地讲一些笑料,逗得大伙开怀大笑。在陶敏的心目中,刘主任既是个精明强干的政府官员,又是位颇具幽默感的时尚男人。当然,刘主任对陶敏一直很热情,初次认识时就给她留下了手机号码,还不止一次对陶敏说有求着他的事一定帮忙,正是因为有了这句话,陶敏才给刘主任打的电话。   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 陶敏快步奔下楼,朝小区门外大街对面跑去时,就见米兰咖啡厅门前的路灯下站着一位男人正在打电话,   陶敏的手机这功夫响了。借着昏黄的路灯,望着男人高大的身材和深蓝色的风衣,陶敏忙掏出手机说道:刘主任,我看见你了。说完,朝那男人招了招手。   刘主任四下张望了一眼,朝陶敏这边快步走来。   两人一见面,陶敏就难为情地说道:这么晚了,把您约出来,不好意思。   刘主任习惯性地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问:没关系,什么事?刘主任嘴里呼出一股浓浓的酒气。   陶敏指着米兰咖啡厅的旋转门:咱们里面说去吧。   刘主任犹豫了一下:这家咖啡厅老板是我媳妇同学,快九点了,咱们一男一女的,让人家看见不好吧。   陶敏想了想:那——请您去月亮湾喝茶。   刘主任摇头笑道:喝茶跑那么远,不值得。   陶敏又指着西侧的一家烧烤店:吃点烧烤怎么样?   刘主任摸摸肚子:刚跟几个朋友吃完饭,肚子都填满了。   陶敏不想把刘主任领到住处,左右为难地说道:那您选个地方吧!   刘主任便指着西侧商贸城的一排歌厅说:去歌厅坐一会吧。   陶敏便略带歉意地说道:您瞧我,怎么把您喜欢唱歌的事忘了呢?   刘主任淡然一笑:唱不好,瞎唱呗。说着,朝东侧的一排歌厅走去。   商贸城东侧的歌厅有七八家,门楣上都悬挂着五色斑斓的灯串和灯琏,那一闪一闪的霓虹灯,好似卖色女人抛出的媚眼,轻佻而妖冶。   俩人来到一个叫水中花的歌厅走进去,服务小姐把他们带到了楼上的204房间。刘主任瞅着另一侧的206门牌号问有没有人,小姐摇头说没有,刘主任说,就要这个房间。   小姐便打开206房门,按亮了棚顶上的追光灯。   俩人落座到沙发上,陶敏问刘主任吃点什么。   刘主任说:什么也不想吃,来壶茶水就可以了。   陶敏说:来两盘干果吧。   刘主任忙对服务小姐说道:不要不要,来壶茶水就行。   服务小姐刚走出房门,陶敏直奔主题。   刘主任一听陶敏弟弟进了拘留所,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瞧一眼腕子上的手表说:我和公安局的万副局长挺熟,只是这个时间给人家打电话不妥,明天上午八点以后我给老万打吧。   陶敏听刘主任说话口气,好像跟万局长关系不错,于是,心里悬起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服务小姐把茶水端进来,陶敏先给刘主任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刘主任吹了吹浮在杯子上面的一圈茶叶,啜了一小口茶水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在这个时间还是头一次单独跟一个女人出来呢。   陶敏歉疚地佳木斯癫痫病药物说道:我知道刘主任时间宝贵,不过您为我办事,不能让您白帮忙。说着,拉开了皮包拉琏。   刘主任忙按住陶敏取钱匣的双手:小陶,你这是干什么,咱们这么熟,见外了不是。   陶敏便把钱匣塞进包里说:那……改天请您吃饭吧。   刘主任嘿嘿一笑:吃饭行,钱我万万不能收。   陶敏就拉上背包拉琏,恳切地说道:刘主任,这件事就拜托您了。刘主任习惯性地又摸了一把下巴:咱们是朋友,不必这么客气嘛。   陶敏见刘主任果然把自己当成了朋友,激动地说道:刘主任,给您添麻烦了。   刘主任就绷起脸说:诶,别刘主任,刘主任的叫,听着见外,管我叫刘哥好啦。刘主任说出这句话,双眼定定地盯着陶敏的脸。那眼神中有几分威严,又有几分暧昧。   陶敏不敢去理会他的眼神,就大大咧咧地说道:好,那就叫您刘哥吧。   刘主任就指着墙上的背投说:既然来歌厅了,跟刘哥唱几曲吧。   娘家出了这么大的事,陶敏哪有心情唱歌,可她不能扫刘主任的兴,就说:刘哥喜欢唱什么歌,我给您点。   刘主任做个请的手势:女士优先,妹妹先唱。   陶敏一时想不起唱什么歌,忙走到点歌台前搜索歌星的名字。   刘主任就凑到她身旁说道:咱们合作一首《心雨》怎么样?说着,把风衣脱下来,搭在了沙发扶手上。   陶敏便在电脑上点击了一下《心雨》开头两个字母。   其实,陶敏不太喜欢这首歌,那缠缠绵绵,粘粘乎乎的歌词和曲调简直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可刘主任喜欢,自己不能不识抬举,就愿意配合的样子拿起麦克风,来到茶几前,随着音乐唱起来……   ——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深深的把你想起……   陶敏唱到这里,身后响起了刘主任略带嘶哑的歌声:我的心是六月的情,沥沥下着心雨,啊想你想你想你,最后一次想你……   陶敏正望着背投上的歌词准备接唱下一句,只觉着身后有一只大手落在了自己的左肩上,陶敏没有理会那只手,波澜不惊地继续唱道: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   陶敏这功夫感觉那只手已经滑到了颈部,正贴在自己细长柔软的部分轻轻地摩挲着。陶敏下意识地抬起左手,在空中抡了一下,试图把那只手推到一边去,可那只手又固执地摩挲到了她的脸上……   陶敏只觉得脸颊滚烫滚烫的,忙对着刘主任的耳朵悄声说道:刘主任,您唱吧,我喝点水去。   陶敏甩掉了那只手,坐回沙发上,端起杯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武汉市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样子喝起水来。   刘主任就一个人站在那里继续唱道:哦想你想你想你,最后一次想你……让我最后一次想你。   刘主任把最后一句唱完,朝坐在沙发上的陶敏笑眯眯地走过来。   陶敏琢磨不透刘主任的笑意,忙把他的杯子倒满水,恭恭敬敬递到他手中客气道:刘主任,歇会吧。   刘主任接过茶杯,凑近她身旁坐下来:咦,怎么又叫上刘主任啦?不是让你叫刘哥吗?   陶敏自责地拍了一下自己脑门:你瞧我这记性,好,叫刘哥。   刘主任就拍了拍陶敏放在沙发扶手上的那只手问:妹妹,累啦?   陶敏忙抽回那只手,连连说道:不累不累,我唱得难听,您唱吧,您唱得比我好听。   刘主任就满眼内容地盯着她的双眼:妹妹真会说话。   刘主任的眼神令陶敏的周身上下火辣辣麻酥酥的,她不敢迎视他的目光,手忙脚乱地站起身,快步来到点歌台前,强作镇静地问:刘主任,不,刘哥,您还唱什么歌,我给您点。   刘主任就又站起身,走到点歌台前,肩膀向陶敏的肩膀并拢过来说:放首谭永麟的《爱在深秋》吧。   陶敏便用手指按了几个英文字母,背投上立即显示出爱在深秋几个大字。   随着伴奏音乐响起,刘主任操起麦克风,对着画面,一副深情的样子唱起来:如果命里早注定分手,无需为我假意挽留;如果情是永恒不朽,怎会分手……   陶敏赶忙坐回到沙发上,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做出欣赏的样子听刘主任唱歌。   ——以后让我倚在深秋,回忆逝去的爱在心头,回忆记忆中的我,今天曾泪流……   刘主任唱到这里,拿着麦克风向沙发这边缓缓走来,陶敏忙抓起茶几上那束塑料玫瑰毕恭毕敬地送到他手中。   刘主任接过花的同时一把就攫住了陶敏的手腕子:陪我跳个舞,好吗?   陶敏似乎预感到下一步刘主任要做什么了,难为情地陪笑道:刘哥,我……不会跳舞。   “我教你嘛。”刘主任的右手一下子就滑到了陶敏的腰部,将左手的麦克风抛在了沙发上,接着,双臂来个漂亮的弧度,将陶敏的身体紧紧揽在了弧度里。   ——请抬头,抹去旧事,不必有我,不必有你,爱是可发不可收……   背投上的音乐画面一如既往地进行着,刘主任瞅也不瞅画面一眼,只顾搂着陶敏的腰,仿佛陶醉在了音乐世界里。   陶敏平时只会跳平步,眼下,自己的上身被刘主任箍得紧绷绷的,别说跳舞,就是向前伸一下脚都困难,只能和刘主任在原地兜着圈蹭步子。   刘主任搂着陶敏在原地绕了几圈,又轻轻俯下头,把自己的额头贴在了陶敏的额头上……   一股浓郁的酒气夹杂着烟草味道把陶敏熏得一阵晕眩,陶敏想挣脱,   陶敏被这种气味笼罩着,包裹着,竟让她有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来,让她想挣脱又有几分不舍。陶敏离异已经三年了,整整三年没有得到过男人的温存了,此时此际,她倒不是想跟刘主任发生什么,只是情愿让他拥在怀里,亲近地温存着,温暖着就已经很满足了。   刘主任见陶敏小鸟依人般地靠在自己胸前,又将下巴抵在她头发上摩挲了几下,然后,将脸膛贴在她的脸上轻轻摩挲起来……   陶敏觉着刘主任的一系列动作来得太快了,太突然了,她有些迷乱,有几分兴奋;有几分无奈,有几分受用。刘主任今晚的表现,陶敏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她以为刘主任还会像以前在歌厅与自己跳舞时那样温文尔雅地保持一段距离,唱歌时会绅士般地献给她一束花。可眼下的他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变得老辣稳健又多情浪漫,变得风流倜傥又放荡不羁。   应该说,刘主任有权有钱,有文凭有水平仪表堂堂风度翩翩,陶敏欣赏他又尊重他,可陶敏没有料到与他相识这么短,他就向自己进攻了,就这么没有铺垫没有表白没有预热地直奔主题了,这就让他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大打折扣。可是,她又无法抗拒来自心里的那种激情和冲动,于是,刘主任再次将脸膛向她的另一半脸贴去时,她丝毫没有抵触地就迎合了上去。刘主任似乎受到了某种启发,猛的拦腰就将她的身体抱起,来了个360度旋转…… 共 64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上一篇:【星月】外婆
下一篇:【星月】情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