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犹记当年“骂街”曲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末世小说
摘要:妯娌老妇俩臭和秀。年龄相当,因房产纠纷,打了一辈子的骂街仗,最终因龙虎相斗,“内战”尚未官司平息,二人先后落了个“胜不离骂,败不离家”的宁死不屈。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岁月虽不经意地流去,但在我记忆的沙滩上,有许多温润的贝壳,每当深夜看见它,就像一道微弱的光,或明忽暗,在朦胧的思绪中,绵绵如云的怀乡情愫,仿佛缓缓涌出,增添了数以万倍的静观世事,笑看人生之感悟,便生发出“渺苍海之一栗”的遐想,泱泱祖国,浩瀚文明也许能从一个古老的山村“骂街”故事得到一点启示吧!   回眸四十年前,由于家乡地处偏僻,文化落后,公民素质相对低下,你争我斗,大吵小闹,纠纷四起,有些令人不堪入目的粗野流俗一时念起,历历在目。   妯娌老妇俩臭和秀。年龄相当,因房产纠纷,打了一辈子的骂街仗,最终因龙虎相斗,“内战”尚未官司平息,二人先后落了个“胜不离骂,败不离家”的宁死不屈。   臭,高高的个儿,瓜籽脸上一道深陷的皱痕,小裹脚,走路一颠一簸,一拖一挪,厚厚的嘴唇半包着几颗不忍下岗的黄卫士,骂起架来喷泡吐沫,声音粗犷和谐。   秀,个头略低于臭,穿一件偏口蓝色外衣,端庄得体,干净利落,一嘴白生生的牙齿,整齐排列,严丝合缝,白嫩细腻的脸上,加上那张对答如流的小嘴,显得玲珑俊俏,骂起骂来更是油嘴滑舌,滴水不漏,令人刮目。   战斗打响了……   臭端着一碗高粱糊糊,好像撑着似的,故意以槡骂槐:“是哪个出类的泼到我家门口水,糟屁实七的,瞎眼啦?”   秀一听,知道是自己所为,连炒菜锅也顾不上端,就系着厨裙子走出自家门口,仰着头斜视着秀回应:“那是奶奶的地方,狗逮老圪计胡屁嫌弃,你管不着。”故意装出不正视的样子。   臭见对手登场了,索性燃起了导火索,将半碗红糊糊饭顺手往石墩上一放,右臂袖子一捋,靠着墙角端端稳稳地坐在石凳子上,像即将开戏的鼓手坐以待战,横眉冷对,郑重其事地卷入激烈的舌战:“奶奶的门前奶奶走,你休想喝糊渎懵颗豆!”   秀一看她作好了开场架式,干脆扭头面对,解下厨裙往地上一甩,坐在自家的鸡窝墙上,捋起右胳膊袖子,形成两点一线的西北——东南向,带着臭把子单枪直射:   “你奶奶捏㐅,你说奶奶懵个豆?奶奶还嫌你的黑豆臭!”   “你骂你大臭,你大吃穿比你有!”   “你有算个屁!奶奶有订口男还有女!”   “有你妈个蛋,奶奶没儿不和你换!”   ……   一个机枪阵阵,一个炮火冲天。   这就是农村人说的,针尖对着麦芒了。不仅言语对仗工整,还有声声韵脚。你上句,我下句,我寒碜,我邋遢,家丑不传六耳。   一会儿,七家八户的男女老幼把个院子围了个满满,争相观看。   好意者上前相劝,不仅余怒难消,阴云不晴,反而火上加了油,双方才变本加厉地捋着袖子,坦胸露臂奋起,中指、食指并拢,化坐为站,从遥遥相对到步步逼近,你指我挆,喷疾唾沬。   劝者越劝,炮火越浓,劝者一松手,又一阵枪林弹雨,咄咄逼人的攻击。而且双方口若悬河,阵阵有词,比看古装戏里的《骂殿》再过瘾不过。俩人都用一口地道的西乡话,淋漓尽致地发挥着:   “奶奶生男育女不会,比你强,走过京,窜过位,颖州府赶过会!”   “奶奶不出门不赶会,比你巧,公的母的一大堆!”   ……   从家门口骂到大门外,从大门口骂到街市上,横一阵,竖一阵,刀一阵枪一阵,累了就坐下骂,歇歇又站起骂,任凭你托我拽不罢休,嘴巴骂得发了青,头发骂得乱蓬蓬,指头连着右下臂,高一高低一低,毒蛇捕食鹰抓鸡,唾沫鼻涕满身喷,咬牙切齿比输赢,吓得母猪掉了娃,惊得公鸡把蛋生。   左骂骂右骂骂,好骂骂坏骂骂,三天骂一斗,两日骂半升。骂骂骂,骂驾骂,骂了三伏骂三九,骂了春秋骂秋夏,骂了个白发封了顶,骂了个老来上法庭,骂了个两家无住处,骂了个官司没打平。隔海骂死蒋中正,内战结束进坟茔。   这种别具一格的骂街,也许夸张过度,也许危气耸听,在少年时代,那种绕心的好奇像一块感人的磁石吸引着我,与朋友看骂曾几次误了课挨了批评,那种几乎天天都有的精彩表演,胜于喋喋无趣的语文课,优于当时的样板戏,看骂也可能是我那时侯最为投机入迷的课外活动,甚至还有模仿苦学之举,生怕长大后没有点防身之器,应战之术。   然而,埋在心灵深处最底层的绝秘文档,透过超越电挚的二维码,扫描出来的清晰结果,让我重新认识了一个长长的,一个光彩夺目的世界,透过一个小小的文明窗口,得出一个无可非议的感悟:该走的路走了无悔,不该走的路没走无愧。   因而,我又该补起上面那句饱含深髓的姐妹名言,“寄蜉蝣之天地”是多么旷达而远久的意境! 河南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家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有哪些郑州治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