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清心苑花事(散文)_1

    一“锉个小圆洞,有那么费劲吗?看你气喘吁吁那样!太夸张啦吧?爸爸,你起来,让我锉一会儿。”二女儿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用手拨拉我,让我站起来。二女儿的一个闺蜜从她家里搬来一盆苏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板桥铺的味道(外一篇)

    我离开故乡板桥铺村已经三十多年了,它在我灵魂深处的有许多记忆,尤其是那些美食,竟让人终生难忘。我每年都要回家乡几次,品尝自己喜欢的食物,这种间断冲击着味觉,思念更加浓烈。板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菊韵】正月初一拜年(散文)

    当隔壁邻居的爆竹猛然一炸响,我家土墙外面刚刚还叽叽喳喳的麻雀被吓得四处惊飞,这时我也就醒了,这是正月初一的早上七八点,今天是拜年的日子,我得去拜年了。拜年不光有零食得,还有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旧时光】爆米花盛开在冬天(散文)

    暮冬时节,乡村被寒冷封印,落叶不曾捎来远方游子的信件。思念,在天涯与村庄间漂浮,却始终无法真正抵达。候鸟南飞,留守的鸟儿也把脑袋缩进巢里,整个村庄,寂静无声。突然,“嘭”的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我的肉体穿上了盐的苦衣(散文)

    疼。痛。她终于撞上了这个词。她一直想说和一直说不出来的,就是这个词。疼痛。疼有多疼,痛有多痛,它们之间有区别吗?热闹的餐桌旁,酒醉人酣。她一个人是清醒的,盯着一盘剩菜上的软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等我回来,春已不远(散文)

    (一)等我回来,春已不远一盆养在室内的植物,要长途跋涉移到遥远的地方,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朋友开玩笑,这次旅行会不会有艳遇?那是一个浪漫的地方,不由会想到与爱有关的东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一帘秋梦(外一篇)

    一、一帘秋梦伫立凉亭,凝视云际,几缕秋风,几许烟雨,且行且惜。“青荷盖绿水”,赏一方荷塘,秋风吹过,荷叶婆娑,湖面涟漪,泛起封存心底的旖旎。信步广场,凉爽的秋风像柔情的少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董永庙的变迁(散文)

    小董村的董永庙历史悠久,建造精美,规模宏大,但却名不见经传。查阅明、清两代的府志、县志,不光所有城乡的大寺大庙包揽无余,就连荒村野径的小庙小庵也都历历在册,毫无遗漏,但唯独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怀旧】那一年花开花未落(散文)

    当春天已来临,可冬天的气温依然肆虐着大地时,我没有感受到以往那种彻骨的寒冷。因为,我走在了一条特殊的道路上。这条路上有太多的温暖存在。而这些温暖,是由我的前辈们用自己的爱心烘...[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我的父亲(散文)

    每年的今天我们相聚,围绕在父亲母亲的身边,成了习惯,成了理由,成了方向,成了出嫁的女儿内心的甜蜜。为工作、为学习、为朋友,为不可名状而忙碌着,为儿女、为家务、为琐屑之事缠身着...[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