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檀香】好汉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867发表时间:2017-09-08 12:57:21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嘿嘿参北斗哇)、(生之交一碗酒哇),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嘿嘿嘿嘿全都有哇)、(水里火里不回头哇),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嘿呀咿儿呀嘿唉嘿咿尔呀,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这是电视连续剧《水浒》里面的开篇曲里面的歌词。   二十二年后,在福建省龙海市的石码镇,我再一次见到了我的老朋友海迪兄。   海迪先生是早期的闽南三大作家之一,海迪先生是1995年到我的家乡去采风的,当时是《闽南日报》的《九龙江》文学副刊的专业记者,编辑张民生陪他一起到我们平和的。平和也是漳州的一个县,距离龙海市有八十多公里。   这一天,因为我在漳州的腾飞铸钢厂当厂长的时候,刚好有一个空余时间回平和休息几天。   这一段时间是我下海的时间,我除了在漳州与人一起合作搞了一个铁厂,还在故乡的芦溪镇开了一个卡拉OK歌舞厅。   突然接到张民生打给我的一个电话,说海迪与他两个人一起要到平和采风来了。   我当然是很高兴了,所以我就诚恳地邀请海迪与张民生入住我大姐姐的小姑子开的“迎宾酒家”,这间酒家就在平和旧车站旁边,交通很便捷!   当晚我宴请了海迪和张民生两个人,当时时任平和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林忠先生,我的老师,宣传部副部长黄达彬先生也赶过来了,几乎平和所有的重量级的搞文学创作和音乐创作的人都来了!一嘛是拜访大名鼎鼎的闽南三大作家、很富有传奇色彩的海迪先生,二嘛,就是谈谈和交流一些文化艺术届所发生的盛事。   张民生和我还有另外一层渊源很深的关系,因为我们同有一个恩师黄耀光老师。   黄耀光、陈茂强、曾影是我的三个文学启蒙之中,其中一位对我帮助最大的老师!   我自己创作的《黄江山二胡独奏曲》第一个部分《童年》、《高考前的悲伤》最早我就是拉給黄耀光老师和黄长春老师听了。   其实我也是靠着自学的,一路走过来在很多很多的老师帮助下才成长和成熟起来的!   记得在平和“迎宾酒家”的卡拉OK厅里面,我还邀请了海迪和张民生唱了很多歌。   这已是1995年夏天的事了,距离今天刚好22周年。   昨天下午,因为在我们漳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里,我和蔡健老师谈的很融洽,因为蔡健老师也是龙海石码镇人,所以我就突发奇想想去看看已经22周年没看过的老朋友了海迪兄长啦!   那次在漳州侨村与黄清河(笔名青禾)初次喜唔相见时,青禾老师曾告诉我海迪现在也在写网络小说。   所以我就和青禾老师说:“海迪在平和时,我和朱槐生(笔名老槐,平和作家、诗人)曾经陪他玩了两三天,我还带了一台傻瓜彩色照相机,现场照了好多相片呢!”……   说真的,22周年没与海迪兄长见面了,真的怪想他的,因为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当了十多年矿工的人最后竟然能写成闽南三大作家,可见其智力商数之高和笔力之高肯定绝北京军海医院好不非一般的,其努力的程度肯定也是非常卓越的,这在佛学里,应该就是“灵与悟”的解释吧!   所以2017年9月7日下午六点下班之后,我就约了文友、书法友康夏涛先生各骑一部摩托车到龙海石码,直达海迪的住处,因为康夏涛是龙海人,他石码很熟,也曾经在龙海盐务局当过副局长。   结果这三豪的“豪饮、豪爽、豪谈”之人海迪却早已在昨天下午三点左右就被酒友约出去“豪饮”了,所以我和康夏涛只能先赶到蔡健老师家,蔡健老师立即召集了文友胡智勤夫妇过来,我们在蔡健老师家慢慢品香茗,自然也谈起了好多往事,蔡健老师说他与沈顺添老师是大学的同学,都是读中文的,后来蔡健老师就在龙海陕西专门治疗癫痫医院二中教书。   谈着谈着,胡智勤兄弟手里还提着两瓶红葡萄酒,一直想邀请我们出去喝酒,但因为我和康夏涛都是骑摩托车去石码的,所以我们就改去龙海石码的“365”音乐厅唱歌。   这时我才真正聆听了海迪兄以及胡智勤包括其夫人好音(姓啥没问)的天籁般神奇的声音和歌唱,我自己也尽情演绎了很多首中国歌剧和古典四大名著以及很多民族唱法难度系数很高的歌曲。   这其中就有《一首好汉歌》,这一首歌原唱是由刘欢唱的,我也特别喜欢唱这首歌!不知不觉当中唱着唱着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一点半了,也是该启程回漳州的时候了!   尽管再怎么缠绵,朋友相聚,终有一别,所以我和康夏涛就把差不多喝醉了和唱醉了的海迪用摩托车把他送回家了。   聆听了海迪、胡智勤兄弟及其夫人好音唱的很多歌,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的应该是胡智勤的夫人好音,因为他读过音乐班,据说也曾经是龙海武汉看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二中的文宣队,她的演唱音色非常的甜美,咬字,音准,感情处理都相当到位,发声也是靠丹田运气很均匀在支撑的,这简直不亚于倾听龙海的“彭丽媛第二”的趋近于专业水平的高品位的演唱,我确实听得有点入迷了!   是啊!胡智勤兄弟是在教美术的,在美术世家还产生了这么美妙的一对“音乐伉俪”,这都是我始料不及的!因为早前我只对海迪的文学风格和音乐风格比较了解,想不到此次龙海一行,竟然“考古”出胡智勤兄弟以及其夫人好音的音乐天籁之音以及天才般的音乐演艺潜能,这都是我始料不及的!   因为蔡健老师的脚有伤,黄绍南文友(作家,写散文的大作家)又远在广州没有回石码,所以昨晚就悄悄留下一点小遗憾,但此次龙海之行,我是很尽兴的,唱响闽南人地灵人杰的很多人都喜欢唱的《好汉歌》,因为这地灵人杰所滋生出来的诸多好汉,在闽南金三角的漳州土地上,我们不仅雄壮高亢地唱响了《水浒》里的这首开篇曲《好汉歌》,而更多的是在书写出闽南人生生不息,努力创造生活的千古传奇故事,而更多也是在书写了闽南地区的很多仁人志士艰苦奋斗,契而不舍,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不朽篇章。   今天在这里,我要衷心地感谢胡智勤夫妇,蔡健老师和海迪兄长了!因此,我在这里给您们道一声:“珍重!我们彼此都是好汉!要好好活着!我们会把人生未竟的《好汉歌》唱得更宽更好、更雄壮、更豪迈,更高远!”祝福大家!谢谢诸位文朋好友!顺颂康安!      2017.9.8.      写于漳州。   共 23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