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雀巢】心里驻着个荒凉的孩子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2702发表时间:2015-03-13 09:23:11 我承认,我的心里,始终驻着一个荒凉的孩子。   我也承认,许多时候我都很快乐,我象个贪娈的孩子,总是不停地到处收集和发现那些可以让自己快乐的东西,用这些欢乐填满心里慢慢撕裂的黑洞,我害怕那些忧伤的暗流淹没我,所以我不停地奔跑,不停地回忆。可也是一不小心,就被忧伤的流星给击中。一颗忧伤的流星划过天际,那么凑巧地,就坠落在奔跑的我的身上,那个时候,我正在欢笑着,眼睛里洋溢着快乐和满足。可是,有时候,只那么轻轻地一下,我眼中的光芒便暗淡下去,天空开始变成昏暗的灰蓝,我开始被无穷的黑暗包围,越挣扎,越深陷。   你知道,有时候,回忆是个会喊痛的孩子。      1、妈妈,我没有疯      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荒凉的一幕,总是会时不时地涌现,轻轻地一拉,满地都是碎了一地的水银。   孤独的旷野,瘦小的女孩躺在泥土上,周围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天上的白云也一朵一朵地分开飘荡,不再象有时候成群结队地往前赶。风也是孤独的,一阵一阵地,刮一下,停几分钟,再慵懒地刮几下。脚下的泥土静默着不执一词,女孩想说话,嘴唇动了动,看看四周,却发现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远处突然就飞来几只小鸟,女孩欢叫起来,可江苏癫痫病治疗方法是,这些欢叫太突兀,把小鸟给吓跑了。女孩失望地跺脚,用力地踩脚下那些沉默地小草,有些怨忧地望着它们,春天来了,为什么还不发出绿芽呢?为什么没有别人说的五颜六色的小花朵出现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走   远处忽然传来锣鼓声,小女孩眼里流露出惊恐,她拼命地捂着自己的耳朵,拼命地。   妈妈说,她被疯狗咬了,到处看都没有看好,有一个江湖游医预测她就在近几日要发疯,顶多一星期,他很有把握地对着妈妈说,用悲怜的眼光看着这个瘦得皮包骨的孩子。她才十岁,十岁的孩子,不知道狂犬病是什么。她在一个月前给妹妹送饭的时候,让学校附近的一只狗给咬了,当时的她吓得失了魂,回家的时候眼神涣散,满脸的鼻涕,披头散发,脸上沾满了泥土,妈妈看见她的样子都惊呆了,后来一听是被狗咬了,才稍微放心一点,在农村,被狗咬不是常事吗?这没什么,小女孩又不是头一回被狗咬,她被狗咬过好几回,不都没事!妈妈帮她把脸洗干净,用一块糖安抚了她的惶恐不安。可此后的每个晚上,女孩总在梦中吓哭。   不知道过了几天,有人告诉妈妈说,那只咬女孩的狗疯了郑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样?,咬她之后又咬了几个人,还把主人也咬了。妈妈开始害怕起来,就不断地到处打听,如何才能预防,如何才可以不让女孩得疯狗病。所以到处看医生,吃了不少药,特别是最后一次,她差点吃药给吃死了。有个据说是专治狂犬病的医生,为了挽救她的生命,开了一种气味难闻得要命的中药给她喝,告诉妈妈,这种药排毒,上吐下泻,把毒排掉了就不会有事了。妈妈回家煎给女孩喝,结果她就一直在厕所里,边泻边吐,直到最后,一口一口吐出暗红色的血,妈妈才把奄奄一息地她抱到诊所里。打了三天针才站起来。以后妈妈就不敢再用药了,女孩也慢慢地恢复了一些,妈妈想,这次毒应该排得差不多了吧。女孩应该没事了吧。   要过年了,就在年前两天,一个江湖游医路过女孩家,在女孩家讨茶喝的时候,看到了女孩,给家里放了个炸弹,炸得妈妈险些晕了过去。他说,这个孩子一定被狗咬过吧,很快就要得狂犬病了,狂犬病知道是什么吗?就是疯狗病!人被疲狗咬了,也会疯,发病之前会怕风,怕听锣鼓声,怕放鞭炮,怕水声。他望着小女孩?你怕风吗?外面正刮大风,小女孩想当然,这么大的风很冷,当然怕。他又问,你怕水吗?小女孩想,这么冷的天,水那么冷,我怕?那么,你怕锣鼓声和放鞭炮吗?女孩从小胆子就小,当然怕。这不就是了?他一拍大腿,赶紧想办法,就要过年了,赶紧想办法还有救!妈妈害怕起来,家里人都害怕了,望着她的眼神有害怕和担忧!听说疯狗病是没得治,而且人疯了话,还会和狗一样咬人的。她也特别地害怕起来。   那个医生说,这样,到了年三十,晚上你让她好好睡,初一赶紧地把她带到离这里远的山上去,最好听不到鞭炮锣鼓声,也没有流水声的地方。给她把耳朵堵起来,要不,他看着小女孩,你一看到有人放炮,就赶紧地把耳朵捂起来,明白吗?女孩惊惶地点了点头。她害怕极了,她怕自己得疯狗病,她怕自己死了。   结果就是,初一清晨,妈妈给她带了不少干粮,她自己也带了好些书,那时候家里有好多小人书,还有她父亲喜欢看的《薛仁贵征西》《三国演义》《隋唐演义》《红楼梦》,她都放到书包里,平时没有时间看书,正好这些天可以好好地看了。女孩在心里有些庆幸,不要看牛,也不要做饭了,可以好好地玩几天了。   那些天的天气变好,正好没有什么风,还时不时地有阳光从云层里透出来。妈妈把女孩带到离家里十多里的山里,远远地可以看到自己的家门,但是听不到声音。看到有地方放鞭炮,只看得到烟雾,但是听不到声音。妈妈对女孩说,你就在这里看书,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在这里,等到了傍晚我再来接你。家里事多,我就不陪你。你哥哥他们要去拜年,他们也不能陪你,你就在这里好好地看书吧。其实她知道,妈妈怕她万一疯了,咬了哥哥他们,那就坏了,她也怕,她更爱自己的兄妹,所以,她也不想兄妹陪她。   妈妈走了以后,她踩踩松软地泥土,到处瞧了瞧,这个地方是泥沙,没有什么树木,到处都是光秃秃的,连小草也和小女孩的脸一样,带着病态的蜡黄。偶尔天上飞过几只小鸟,小女孩有些兴奋地看着,觉得这样真好!饿了,就吃东西,看几本小人书,累了就躺在草地上睡觉,没有风吹,也没有水声,更没有听到鞭炮和锣鼓声,她远远地看到自己家的门口有人影晃动,却看不清是谁,不过,心里却很踏实,她知道妈妈在那里,她的亲人都在那里,他们也在关心她!所以第一天,她就这样安静地度过了,心里没有烦闷。傍晚妈妈来接她的时候,妈妈问她害怕不,她摇头,妈妈摸着她的头,怜爱地,温柔地,心里却有无限地担心和疼痛。   到了第二天,她渐渐地开始不安起来,一个人的山里,太静寂了。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在家里休息,所以方圆几里,除了她,她看不到一个人影,她开始还能静静地看书,可不久她就心慌起来,她感觉自己象个可怜地困在荒岛淑临死亡的孩子,多么希望有人可以救她。闲着没事,她想起那个医生的话来,所以,一刮风,她就抱紧脑袋,一看到哪里有烟雾,她就捂紧耳朵,她怕自己疯了,她怕死。她还有好多的事没做,她要读书,要考大学,她要赚好多的钱给爹妈,她……她想到自己就要死了,心里突然就莫名地悲哀起来,眼泪象断线的珠子,一颗颗地滚落在草地上,开始只是小声地抽泣,后来终于忍不住,放声地大哭起来。她望着远处自己的家,想着家里的亲人,心痛得无法呼吸了。我不要死,我要回家,妈妈,我想要回家!她把自己的东西都捡起来,不管不顾地往家里跑,天那么远,地那么大,她瘦小的身影是那么地小,小得根本就没人看到她在跑。跑着跑着,她忽然就停下来,不行,我这样会害了家人的,万一我听了锣鼓声或者鞭炮声,我疯狗病发作了,万一我咬了人,可怎么办?她抽抽嗒嗒地停止了移动的脚步,慢慢地转身又往山里走去。天很蓝,没有风,没有云,没有阳光,也没有影子。她把书本叠起来做枕头,疲倦地躲在草地上,很快地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傍晚妈妈来接她的时候,她静静地在看书,好象以前的那些哭泣,那些绝望与她没有一点关系。小小年纪的她,已经懂得掩饰自己的伤悲了。妈妈拉着她的手,紧紧地,生怕她一不小心不见了。   寂静的路上,妈妈不停地问她一天干了什么,有没有害怕,她对着妈妈笑,告诉妈妈说,她很喜欢这里,安静,好看书。妈妈有些疼惜的眼神里,有些星星在闪烁。她紧紧地拉着妈妈的手,妈妈,我没疯呢!明天还要来吗?   明天,肯定要来。听医生说,女孩得在山里过到初六,过了初六,大家年拜得差不多了,鞭炮放得差不多了,也没有谁会舞龙了,天气也会好起来,女孩的也许就好了!   女孩眼神黯淡,她望着自己和妈妈的脚印并排着,一深一浅,一大一小,就象她此刻和妈妈一样。没关系,明天,这些脚印肯定还在这里,清晰而温暖地陪伴她。   傍晚的山空里,响着一个孩子疼痛而快乐的回音,妈妈,我没疯呢!   妈妈,我没疯呢!   从她痛哭转身的那一刻起,她就长大了,她觉得自己突然就不害怕了,心里突然就安静下来,后来那几天,她天天看《红楼梦》,看黛玉葬花,看黛玉焚稿,她沉浸在小说里,用黛玉的喜怒哀乐慰藉着自己的伤悲。   就这样,那几天,终是云淡风轻地过了,她没有疯。在短短的几天里,别的书她没动,一本厚厚的《红楼梦》上,覆盖和抚慰了一个十岁女孩的孤独和悲伤。后来在电视上看到这些场景,她必得泪流满面,因为,她的心里,始终驻扎着十岁时的那种刻骨的悲凉,那样的寂静,没有风,没有云,没有阳光,没有人,甚至,她也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山里流动的空气,曾被她害怕的眼泪潮湿过。      2、暗夜猫叫      人都会选择,特别对于记忆中那些不想记住的东西,会选择性地遗忘。   可再怎么选择,再怎么逃避,也始终逃不过那片荒凉的坟地,那个坐在坟地上的少女,还有那些在她眼睛里燃烧的孤独和寂寞。尤其是那个让她无法忘却的暗夜,那声声凄沥的猫叫,总是在某个不经意地瞬间,便从灵魂的某处响起来,牵动着你的神经,让你不停地想要逃离,可是始终,也无法逃离。它就象长在身体里的肿瘤,你免疫力好的时候,隐忍不发,一旦发现你心情低落,便突突地汹涌而来,吞噬你的神经,吞噬你的快乐,吞噬你所有的一切。   因为家里贫穷,也因为是跟着哥哥读书,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开支,她对父母和哥哥说,学期里所有的假日,她不回去,就在学校里。那是怎样的一个学校呢?两幢破旧不堪的校舍,下雨的时候,房子里四处都会潮湿。倘大的操场里,到处都是荒草,只有用来上体育课的一小片地,因为践踏,便没有再长出草来,那种感觉很奇怪,以前不明白,现在看到哥哥秃秃的头顶,边缘稀疏的头发包绕着,有一种透心的荒凉,那是时间流逝的痕迹,光秃秃的一片,悚目惊心。那个学校的操场就象哥哥的头顶,看着就有种苍凉的感觉。   而操场的尽头,便是一块圆形的墓地,大大小小地坟堆上,长满了各种小草。春天的时候,会有各种颜色的小花摇曳生姿,红的,紫的,蓝的,给破败的学校平添了几份生气和美丽。   那个时候这个地方读书的人不多,很多人初中都不读,一般每学期老师的主要任务便是家访,尽可能地去挽留那些可能会缀学的孩子,这个地方的人都淘金,平时里,你在小河里洗衣服,脚上都会有一层黄色的镀金。淘金不需要学问,知识也不能淘更多的金子,赚不了更多的钱。所以,这里,知识是很卑微的,老师也一样,没有什么地位,生活比较寒酸,一年的工资抵不过别人几天的淘金。哥哥便在这样的学校教书,而她,因为家里太穷,也跟着哥哥在这块盛产金子的地方读书,可是那时也从来没有看到过金子。   美好总是有的,十五岁的女孩子,看什么都是美好的,天上的飞鸟,坟前的小草,那条金光闪闪的小河,还有她的身份,老师的妹妹,多少在有些人心里是让人羡慕的。只有她和哥哥知道其中的酸楚,但是他们什么都不说。   平时里,日子飞快的过着,她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妥。可是到了第一个假日,国庆节,放假好几天,她的心里便有些不安起来。所有的人都走了,学校里没有一个人。同学都回家了,哥哥也回家了,妈妈说,让哥哥回家就好,给我带些东西来就行,免得要两个人的车费。那个时候,父亲生着病,家里欠着债,还有弟妹要读书,差不多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所以,生活需要节俭,能省那是一定要省的。这地方离家远,也正因家里没钱,哥哥毕业后给分到了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来了。父亲病重在床,母亲身体瘦弱,一家人的生活几乎都靠哥哥微薄的工薪支撑着,女孩原本打算不读书出去打工的,是哥哥硬撑着一定要她坚持读下去,只有一年,便可以初中毕业了,至少,也要读个初中才好吧,哥哥这样想,其实她更想。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每学期,只有放寒暑假的时候才回去。   而平时假期的学校,因为只有她一个人的缘故,平添了几分可怕的寂静,特别是晚上。这次学校国庆放假,调了两个星期天,五天的时间。五天的时间里,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属于她,白天她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晚上更是安静得可怕。她忐忑不安,不知道该如何度过这五天,看书好了,有那么多的时间看书,总归是好的。   学校的厕所,离她住的地方远,离坟场近。所以,晚上的时候,她最怕的就是上厕所。那个时候的乡里,没有路灯,好象还没有电呢。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有月亮的晚上还好些,可是也有不好的,在月光下总感到有些什么东西在动,特别是坟场里。一个人的时候,害怕的时候,想的便都是平时不敢想不愿想的东西,那些鬼故事,那些平时见过的死人的样子,甚至在书本里那些恐怖的描写,此刻,都活灵活现地出现在黑暗中。每一种声响,哪怕只是普通的鸟叫,都会让她毛发耸然。实在不得不上厕所的时候,她颤颤地点一根蜡烛,抖擞着,每走一步都如陷深渊,这时候,她是多么希望有个人在身边啊,哪怕只是远远地在那里看着她也行。可是,除了忽强忽弱的风,什么都没有。而快走到坟场的时候,突然蜡烛就被风吹灭了,她害怕得牙齿磕碰得嘎嘎响,眼睛里满是泪水,却始终不敢哭出来。只是在喉咙深处,咕噜着,模糊不清地呼唤着自己的妈妈,可是,妈妈远在千里之外,能听得到她害怕的呼唤吗? 共 696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