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你,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摘要:小姑姑下葬的那天,刮着风,下着雨。在长长的送葬队伍里,透过模糊的泪眼,我看到我的表弟表妹他们三人在风雨中颤抖着脆弱的身子;我看到他们三人还很幼稚的脸上,满是泪痕;我看着他们三人互相扶持的身影,也许他们已经明白,在人生的路上,从此再也没有那个最关心他们、最爱他们、最牵挂他们的人了吧!我的泪流得更多了,我的心更痛了! 两个多月前,是她离世七年的日子,这让我想起在大伯的葬礼上,大表弟默默流泪哭泣的样子,当时我的眼睛也湿润了。大伯是车祸意外离世的,而她,也同样是车祸意外离世的。只是一个在白天,一个在夜晚。我和大表弟都油然想起了她——表弟的母亲,我的小姑姑,也是我此生最知心的朋友。    我的小姑姑,比我大十五岁,在我的印象里,年轻时的她非常漂亮,圆盘似的脸蛋,皮肤白皙,双眼皮下面镶嵌着大大的眼睛,非常有神。1.65米的身材,苗条而匀称。她常常是结着两条乌黑的长辫子,偶尔也会结一条长辫子在头上绕一个圈,然后在辫尾处夹上一朵绢花,偶尔也会换上栀子花、金银花什么的,小家碧玉似的,很好看。   小姑姑十八岁时就跟人学缝纫,她很能吃苦耐劳,早上天蒙蒙亮就骑着家里那辆永久牌自行车,赶去50公里外的师傅家学技术,每学一样,回来都会跟奶奶拿不要的旧衣服拆了练习,先用尺子在布上标示好尺寸,然后用圆圆的画粉划出一条条横的、竖的、斜的白色线条,再沿着线条裁裁剪剪的,每天都是如此重复练习,只是每天裁剪的衣服款式不同而已。   小姑姑花了两年时间,学完了缝纫手艺,回到家里后,她把村里的姑娘们全部召集在一起,把技术都教给了她们。记得那时候我们家有个很大的四合院,小姑姑给十多个姑娘在院子里讲课,只听见她好听的声音在不停地说着,并在黑板上写着、划着。下面一双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随后小姑姑的声音停止了,就听见下面缝纫机“扎扎扎”的响个不停。那时候,我觉得小姑姑好了不起,有这么多的学生,她们那么听话,一动不动地听她讲课。所以自儿时起,小姑姑就是我崇拜的偶像,我非常喜欢她、崇敬她。   小姑姑多才多艺,她不仅嗓子好,歌唱得如同百灵鸟似的婉转好听,而且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在她二十一岁时,经人牵线同姑父相亲,说实话,小姑姑真的不是很喜欢姑父,虽然姑父是那个时候少有的高中生,但姑父身上有纨绔子弟的不良恶习,但奶奶却执意定下了这门亲事,从而使小姑姑的一生变得曲折而磨难重重。在定亲没有多久,小姑姑的同学,在新疆当兵并在负伤后立了二等功转业回到了当地的铁路局,他一直喜欢着聪明、精灵、有才气的姑姑,也托人来说媒,结果被奶奶以已经定亲为由给拒绝了。小姑姑跟奶奶吵过,要退亲,毕竟同学是有感情基础的,而且离家也近,不像姑父家那么远,相距两百公里左右呢!但奶奶的坚决让小姑姑最后无奈的放弃了,认命了。死心后的姑姑,把自己最好的姐妹介绍给了那位同学,并真心祝他们幸福。   一年后,小姑姑嫁给了邻市的姑父,从此开始了她多灾多难而短暂的一生。我十三岁时,小姑姑分家单过,大表弟还不到四岁,而小姑姑的公婆是那种很难相处的人,他们不仅不帮忙带孩子,还常常破坏姑父同小姑姑之间的关系,经常添油加醋的怂恿姑父,致使姑父常常动手打小姑姑。我的暑假经常是在小姑姑家度过的,我帮她家放牛,帮她家插秧,帮她家打猪草——在池塘里捞水草,在旱田里挖野菜。结婚后的小姑姑瘦得好厉害,眼睛深陷,脸也变得尖尖的,曾经圆润的颈和身体,也瘦得只剩下骨头了。我的父母家人都非常的同情和可怜小姑姑,所以在她农活忙不过来时,会让爷爷、奶奶和三叔去帮她。   在小姑姑怀着小表弟时,一次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的婆婆居然用脚踢小姑姑,让她从水库堤上滚了下去,最后是姑父赶来抱起了她,当时大家都以为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保了,但让人意外和惊喜的是,二表弟在娘胎里安然无恙,并在两个月后平安的降临人世。经过那件事后,姑父改变了很多,他为这件事跟他的父母破天荒地吵了一架,说他们很过分,就算不看媳妇的面子,也应该看在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那可是他们的孙子啊!自此以后姑父不再听父母的挑唆,也很少再打小姑姑了。   小姑姑从小就喜欢我。或许是我的身体里也流着跟小姑姑同样的血液吧,在我慢慢长大后,我跟小姑姑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我在家里遭遇意外退学后,小姑姑因为对我的那份喜欢,她想把我带到她的身边,生活在她的附近,这样她就不至于那么孤单和寂寞了。所以她把她认为是村中最好的男孩子介绍给了我,虽然最后因为缘分太浅,我离开了他,但我始终感激她,也深深理解和体谅她孤苦无依的心情。   在我长大懂事后,慢慢有了自己的秘密时,我总是第一个去小姑姑家,第一个告诉她,我们常常会蒙在被子里说一个晚上的悄悄话,她会帮我分析问题的症结,她会鼓励我勇敢向前,她会跟我一样,一会儿开心,一会儿激动,一会儿伤感……我们共同分担着彼此的快乐与忧愁,我们共同分担着彼此的收获与失落。我们聊生活、聊人生、聊爱情、聊婚姻。我们是血缘相连的亲人,也是最知心亲密的朋友。在无数个漫漫长夜里,我跟小姑姑的心越靠越近......   94年我去广东打工后,跟小姑姑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们每周都给对方写信,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感悟、我的感情,一切我都会在信中告诉她。小姑姑也会告诉我她和姑父的关系,她说姑父变了很多,现在也会心疼她,不再听父母的话了,她现在才感觉更像一对夫妻。三个孩子的情况也很好,大表弟考上了石油学院,二表弟去了长沙当兵,小表妹在家读书。家里除了忙点累点,一切都好。那个时候,其实小姑姑的压力很大,她让小姑父出门干活赚钱,自己在家除了种田务农,还在家里养母猪,下小猪仔卖钱供大表弟读大学。白天打猪草,晚上睡在猪圈上面的空地上,怕小猪仔晚上不小心被母猪压死了。当姑父回来看到她这个样子时,会心疼地说她:“这小猪仔又不是咱家孩子,死了就死了,看你把自己搞得多辛苦啊!”小姑姑说在那个时候,她才感觉到了姑父对她的感情,才感觉到了他是关心自己、在意自己的。   记得小姑姑说过这样一句话:“女人是一棵稗子命,肥一棵,瘦一棵的,扔到哪里都能坚强的活。女人前辈子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所以什么样的日子都得熬。后半生有选择老公的权利,选得好,一生就少走弯路;选得不好,这一生也就没有指望了。所以你一定要看清楚,选择好。”她总结自己的婚姻时说:“前面十年,我感觉不到他对我的感情,更多的是对我的不尊重和不在意。十年后,我才感觉他的改变,才知道他对我的重视和在意。虽然晚了点,但还好,我们还有几十年可以相伴走过。”可上天却偏偏没有成全她。   跟小姑姑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七年前的五月下旬,那天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在深圳教书的弟弟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震惊而悲痛的消息:小姑姑昨晚9:30左右被车撞死了,肇事者已经逃逸。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眼泪当时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心里好难受,好痛!感觉内心最温暖的那个地方开始变得冰凉,开始溃烂,开始流血......   小姑姑的死,在我们的悲痛和震惊中成为事实。我们一个个仓促而悲伤地回到了她的身边:北京的哥哥,深圳的弟弟,广州的我,长沙当兵的小表弟,杭州工作的大表弟......我们都回来了,可是她却躺在火葬场那冰冷的棺材里,再也看不见了。以后,我们再也看不到她惊喜地忙碌于灶台旁的身影了,再也看不到了......   小姑姑下葬的那天,刮着风,下着雨。在长长的送葬队伍里,透过模糊的泪眼,我看到我的表弟表妹他们三人在风雨中颤抖着脆弱的身子;我看到他们三人还很幼稚的脸上,满是泪痕;我看着他们三人互相扶持的身影,也许他们已经明白,在人生的路上,从此再也没有那个最关心他们、最爱他们、最牵挂他们的人了吧!我的泪流得更多了,我的心更痛了!   去年清明节,大表弟和小表弟两人在小姑姑的坟前烧完纸后,兄弟两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他们说好想母亲,好想母亲......   今年开年,姑父一个人来我父母家,母亲问他:“怎么你一个人来了?幺妹呢?”(姑父两年前找了一个女人进门,我的父母把她当小姑姑一样对待,也叫她幺妹) 姑父说:“我叫她回去了,以后不用再来了。她没有修明(小姑姑的名字)的那份贤惠、勤劳、宽容和通情达理,她不适合我。我的家里、我的心里,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她的位置,她一直活在我心里,活在孩子们的心里!”我听后,眼眶湿润了。小姑姑,你听到了吗?没有忘记你的人很多,你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你一直活在我们心里!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专家郑州癫痫病军 大医院外伤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是什么呢?江苏治疗癫痫病最好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