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乡村生活散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修真小说
摘要:城市的诱惑,我逃离乡村;城市的生活给我的不是充实,反而空虚了,我不能逃离,可我可以再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不能丢下我心中的乡情…… 晚饭用完,穿上一套浅粉的运动装,挽好头发,搭配往日陪伴的运动臂包,再换一双同色系的运动鞋,随手捡起手机,插入耳麦,调低音量,轻轻地,踏过几间江南民屋小巷。   江南的民屋在河道边矗立,夕阳的余晖,透过远处的一棵大树,散落在民屋上时有时无。慢慢地走,若恰巧遇见几个相熟的便问,吃过晚饭了吗?今天不加班?又,或者散步吗?不冷不热的,算是打几句招呼,以示寒暄。   民房的巷子不深,也极容易走完,若有时下班早,用餐也早,想出去运动,路过这里的时候,便会为少有的几家人,而不够我打招呼,心里暗生几分埋怨。   人少为何还要往这边走?往人多的地方走不就好了么?   是的,人是一个矛盾体!   小时候住在乡村,乡村生活人口稀少,乡村生活的人也都以农业生产、畜牲养殖为主要经济项目,家家户户的生活基本相似。而听外出务工比我大且比我早休学的同村回来讲,城市很繁华,那里的街很大很大,那里的人生活得也多姿多彩,如一起相约打台球,一起去逛酒吧,一起去蹦迪,一起……我说,那些我都不喜欢,有没有别的?我好奇地问。别的?他似乎在想我的喜好,别的什么呢?然后回了我一句,反正比村里好,外面什么都方便,你能想到的都有。我能想到的都有,多好啊!等我不上学也与你去,我也想进城。   愿望都是美好的,她年年回家带着城里的故事,讲那些她纸醉金迷的生活,慢慢地也让懵懵懂懂,我好不羡慕。   我也终休学打算进城。   那年父亲背上唯一属于我的两包行李,把我送上了S长途汽车站,一路上我谈的全是同村嘴里的梦想生活,当然女孩的有些小心事除外,可那时我也因兴奋而忘了注意父亲眼里那少有的落寞……来到车站,在S长途汽车,车起动前短暂的几分钟,父亲为我买得一把红梳,在父亲的万般叮嘱中,随着汽车的挪动,我第一次远离那遥远的故土,兴许那时我是高兴的。离别后这么多年,红梳一直放于我妆台显眼的位置,它32齿,我拽在手里,无数次闭眼去抚摸那32齿,去想那32齿送别的画面。是恋恋不舍吗,可那时我为什么未曾掉下眼泪?我想那时候我就是矛盾的。   走进城市,城里的生活节奏很快,我终究还是如第一次听那般,不喜欢同乡口中所述的那种生活,每天早九晚五,似乎对于我来说,依然是单调的主旋律。几年光景一晃而过,夜深人静,一个人抚摸自己的心口,这样的生活,虽然能让我感觉到时间紧促的步伐,但内心空虚,更希望它放慢脚步。入城住了几年的房子,由于折迁我也不得不另寻居所,工作的劳累,整日的数据,这些生活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吗?我更想弃城走进一个宁静的地方,为心也找一个居所。   问了几个朋友,朋友表示不解,说可能是我还不适应。   我说,或许吧!   于是我开始寻觅……   十多天,过去了,我寻了一处与城里相接不远的民屋,户主因另买房而落居于市中心,民屋空出,而我当然也就成了这屋的“主人”,朋友来看都说,很好,就是工作远了。后来我干脆把工作也给换了,选了一处离家步行也只有十来分钟的公司,在这里一直留到现在。   白天在这里,为工作忙碌,为生活奔波,可以享受年轻人的热情,得空看一篇文章,那怕只有一篇。傍晚下班回家与夫共进晚餐,然后晚上散散步,或是小跑,生活很安宁。   穿过民屋,巷子尽头蜿蜒着河流,河流远处又柔美的环抱着大大小小的房屋,消失于眼帘。   夜幕的背景色快要拉开,太阳准备下台。素衣白云仙子如亲人,如爱人,如子女,如朋友一直相伴,与他一起,在湛蓝色的舞台上,上演一天的起起落落,眼见着月亮快要登台,今天的表演过于平淡,他有些不好意思。   是时候离开舞台了,他想着。明天扮演的,还会是今天的角色吗?要如何更加多彩呢?他不曾多想,转身离去的一刹那,他对上了白云的眼神,仙子有些落寞,眼神恍惚,似乎不舍,又似在逃避……   太阳读懂了?是的,他懂了!若是父亲,她相伴,他欢乐;若是爱人,她专情,他不舍;若是朋友,他离去,她哀愁。这么好的剧,这么能平淡?   她是失望了!   于仙子眼里的失望,他心酸了……   舞台是要给月亮的,要怎样还今天的白云一个圆满?   他要用尽这日最后的余晖,用最后的力量,去相伴今天所扮角色的仙子,他要用他们的魅力,给人间观众一台美丽的舞剧,然后绚烂的与白云离开今日的舞台。   耀眼的阳光变得黯淡而富有诗意,他要把主角的光坏转而给白云,凭借着两人的仙力,让湛蓝的西边舞台,再次风情万种。白云领会到了太阳心意,她软软地再次幻化着各种形态。那狂奔的马,可是将军的战马?威武霸气的雄狮,是不是就是白云心中太阳的影子?……怎么又幼化成了兔子?兔子,人们一般都叫小白兔,难道是白云怕观众忘记,让观众记住自己洁白的影子?哇——她还在变,怎么感觉像软绵绵的棉花糖?   白云的素衣染彩了,由白色的纯洁,慢慢跟合着情愫,火焰的是情?金红的是爱?紫红的是不舍?深黑蓝的是……那一抹抹凄绝的艳红,合着一个个多变的形态,为今天的舞剧作了个圆满的点题。   河边伫立,西边如火红烧天,一片祥瑞。我拿出手机,“咔嚓”一下,天空的舞台,就像一幅油画,存留在我的图片空间。迎面而来的微风带走整日的燥热,微风推着水波一层一层地展开,河流里的水草,随水波温柔的摇动,河虾戏水于水草间。白云与太阳的精彩表演,揉碎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泛着星星点点的光亮。   我怕再多留神观望,唤起了吃棉花糖的味蕾,向左一个急转,来到田间小路。   这条乡间小路,三四年前还未水泥硬化,只是小石铺就。为了村民有条捷径路线,可去不远的古镇街,买菜,购日用百货等,政府出钱,村民自己重新加宽硬化,自从小路硬化后,这里就多了夜练的身影,这条路也成了乡村美眉身材的蜕变之路。   小路从我的方位一直向南延伸。   杨柳点缀着小路北边河道两岸,一处处葱绿,柳丝如织、万柳垂涛,细柔的枝条,轻拂着河面,垂着腰,如同一位正在戏水的人儿,河水时不时的也跟着嬉戏,好似两个两小无猜的有情人儿。杨柳树下偶尔出现,一个,两个,或蹲着,或站立的夜钓者。夜灯,网兜,钓竿,钓椅……他们的工具很是齐全。   这是个多情的季节。一个棕色皮肤的帅哥旁站着一个美娇娘,两个人轻声低语,是怕声大吓走了鱼儿?   我扭头转向小道的西面,这面是经规划的田野,田野里,村民们种着的有:可供自家食用的瓜果蔬菜,还有城里少见的水稻,和美化城市街道的花草树苗……在这个时令,江南绍兴,这里的稻苗只一尺来高,清脆肥美嫩绿的稻叶,还不能完全遮盖住水田里的泥色,微风拂来,带着淡淡的泥土味。   田野里也并不宁静,蟋蟀的蛐蛐声,田鸡的呱呱声,还有风拂树苗的沙沙声,各种声音,交替奔放,我把耳朵交付于这些美妙的声音,眼神沉睡在稻苗上,心绪慢慢地飞去远方……   20多年前我还是个孩子,那时爸爸妈妈在水田里插秧,秧苗之间的间隙,靠着一根竹竿上卷着的红色尼线控制,间隙标准,堪称完美。那尼线,现在看来,感觉像极了月老手中的红线,两人分开于水田两边,弯着腰在水里移动。我和同村小伙伴,在田埂上玩过家家,玩得疯狂,不留神一脚踩空,人在田埂几下翻滚,噗咚,掉进了下面一个水田,爸爸扔下秧苗,跑过来,言语带着责备,妈妈跑过来,抱起我,满脸的心疼。虽然我有所惊慌,但回家换洗过,玩的兴趣依然半分不减。   你今天比我早!同约夜跑的英子,来到身边。   太阳终究是西沉了,白云不知何时换便成了一个大海豚,远处的景致已慢慢变得模糊,天空中一轮勾月,不知何时悄悄地入夜了的舞台,我望了望勾月,请您为我,向遥远的远方送去一份思念可好?   “敏敏——”英子唤我。   “嗯!”我转过头看着她。   没等她再开口我说:“我们跑吧?算是我简单的询问。”   “好啊,那你也得先系好鞋带!”她笑眯眯的,朝我脚的方向伸伸脖子,给个眼神。   我低下头瞧,笑着调侃:“今天偷懒,一脚蹬,还没跑呢,鞋带儿就散了,这是不叫我跑了?”   “今晚夜色这么美,不跑,走走也行!”英子也笑着接话。我随即起身,两人伴着月光,闲谈的话散落在乡间小路…… 天津羊角风医院哪些最好癫痫病要怎么才能确诊?西安癫痫病医院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