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屏山:像是初恋一样会害羞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修真小说
摘要:屏山有座三姑庙,去的时候,走的是羊肠小径,看到庙宇的时候,有些意外。这与我往常瞧见的不一样。但我说不出来,却没想到屏山还是懂得禅思的小女子,也难怪她会有一种宽容去原谅那些不懂她的人。正是如此,跟着友人,我们进了庙。三姑庙不大,还没一个正常古宅大呢。但庙里一阵禅烟顿时扑鼻而来,隐约中,当地的看护人还放着一个录音机在佛前,录音机里在说着前世今生的因果夙缘 看过一本书,具体名字不太记得了,只因这本书太偏心。内容,却是没有忘记,是关于介绍中国各个地方的唯美古镇古村。记得作者在介绍四川的时候,几乎大大小小的村子都集中了起来。唯有到安徽黄山的时候,只提及到宏村。说文雅点,这是一枝独秀,说现实点,这是偏心。   我不明白,作者是不是只看到了宏村,没瞧见西递,更没张望四周?   但遗落了屏山,算是这个作者没眼福,也没福气。   如果说,西递是因一场卷帘雪吟,卢村是为一场静中通幽,那么屏山,则是以害羞温婉而俘虏了我的心。说实话,以往去古村古镇,总想找个沧桑颓败的调子,以求挽回时光还未走远。当然,这不是自欺欺人。生活在一个压抑的时代里,人们总需要一些精神的慰藉来救赎自己,比如这个人是我。   来到一个村子,我从未过注意一个村子的水源,这跟风水无关。   或许说,我从未认真去看看倒影中的村子。这像是了解一个人,从未以背面去探索。总以为用心就可以发现,始终不敢尝试新的方法。谁也不会注意一个古镇在流水潺潺的倒影下是怎样的?但很多人都会知道,夕阳的余晖落在海面上,一棵古老的树倒影在海面上,这将是怎样的醉人和美丽。但谁也不会想到一颗沙粒的表面上,所呈现的倒影又是怎样的神奇,这里包括我,也很好奇。   下过雪后,屏山是一片宁静,但风中,有狗吠,人声,也有呼吸。这像是一场有生命的风,吹过千山,穿过树梢,最终落在屏山。可见,风的眼光也是这般独到。   当它吻过水面,似乎整个屏山都害羞了。倒影中,涟漪一圈一圈的波动,我的眼睛看不清,只知道屏山在水中,但她可能是真的害羞了。友人陪着我一道,我想他是错过了如此动人的容颜,或许说,他不曾见过。在我眼里,所有的古镇古村都是女人,江南的或许多了些哀愁,徽州的怕是少不了一种温婉。而屏山,真是一个会害羞的少女,她还未出阁,她还是个闺中待字的姑娘。别看她古老,别看她沧桑,其实,她的内心是如此的柔软,像是一阵风吹过,就能缭乱她的青丝,乱了她的心扉。   这,像不像是你的初恋,那个懵懂的女孩?   此时,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面对屏山,会忍不住心动一下?   当我站在河畔,总是习惯性的拿起相机的时候,眼前的风光总是缩影了许多,这让我看得更细,也更真实。也正是如此,我才有幸邂逅了一位少女。她今夕芳龄多少,我不知道,她家住哪条巷子,我不知道,她是否有意中人,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两岸民居倒影水中的时候,当残雪遗留在她发梢的时候,正是她害羞,且真实的时候。   一味的真实是永远也不会伪装的完美,即便真的是滴水不漏,仍是有某一个瞬间,她的双眼会流露出一种久违的真实,有人说,这叫做感动。   但我说,这是回归。   但难得是,屏山始终是自然的,她不曾浓妆,也不曾艳抹,更不曾沾染了铜臭味儿。当走在巷子里头,抬首看着蓝天的时候,风吻过你的脸,你是否因此而害喜?当穿梭在人群里,目光寻找着某种背影的时候,风牵过你的手,你是否为此而害羞?   站在古桥河畔的时候,行人不多,也是难得一种的宁静与淳朴。虽说,凡是古村之中,必少不了古桥,古宅,古楼亭,这对常去徽州的一些游人而言,或许是添了一些审美疲劳,抑或是兴趣减退。如果真只是这样的话,那我还能原谅。之所以会这样说,并不是放任,而是宽容。我想,这也是屏山所愿意看到的。   一个村子,和不和睦,不必探访每一户人家,站在村口,桥头,风就会告诉你答案。这不是肌肤的触碰,而是心灵的交流。但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的待遇,除非她为你害羞。   青砖灰瓦的老宅子,清一色的马头墙,始终滴着雨帘的屋檐,这是每个文艺青年都憧憬的画面,自然我也不例外。但倘若,命运不能两全其美的话,那我宁可将这美丽还给屏山,而不是只留在我的镜头里,记忆里。我不想,多年以后,能看到的,也就只是在一张图片上罢了。更不想,往后的岁月,靠记忆来维持。我想,美丽的东西,是该配有她该有的。因此,来到屏山,这是回归。   而她的美,是自然的色调。   这里,害羞之后,多了一种微笑。   抱着相机在街头巷尾慢慢走的时候,目光扫落一切,黑白色调染上墙砖,像是谁打翻了砚台,泼洒了一片水墨,散落在各个角落。但我想,这是屏山的杰作,是一个才女的画作。只可惜,懂得人不多,能欣赏的更是不多。在我与友人慢慢闲荡着的时候,有一群人先进了去,当我们还未走完整个村子的三分之一的时候,这一群人就已经离开。我不怪他们的匆匆,只能说,他们不懂。既然不懂,自然是匆匆,所以,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怪罪他们。但令我大声惊呼的是,风竟然懂,能读懂她小小心思的竟然会是风。   一大早就来到这里,麻雀已在枝头,瓦檐上叽叽喳喳。可能是雪后放晴,天十分的蓝,这是难得见到的。或许,也只有在山野才能看到没有被污染的天空。我不敢说这是净蓝,但肯定的是,这像是屏山的容颜,自然而不雕琢,古朴而不媚俗。   不知道为什么,每个村子看起来似乎都一样,但每个村子又是那么的不同。就像是我跟你一样,我们看起来是那样的没有区别,又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所以,我不会因为自己,而忽略了你,更不会因为你,而遗忘了自己。我知道,你有我没有的好,而屏山有宏村没有的美。也正如此,当一个少女怀春的时候,当她对你害羞的时候,你无法找到更美的语言去形容她。   这,就像是你所怀念的初恋。   屏山有座三姑庙,去的时候,走的是羊肠小径,看到庙宇的时候,有些意外。这与我往常瞧见的不一样。但我说不出来,却没想到屏山还是懂得禅思的小女子,也难怪她会有一种宽容去原谅那些不懂她的人。正是如此,跟着友人,我们进了庙。三姑庙不大,还没一个正常古宅大呢。但庙里一阵禅烟顿时扑鼻而来,隐约中,当地的看护人还放着一个录音机在佛前,录音机里在说着前世今生的因果夙缘。   友人与当地人闲聊去了,而我则在佛前,对着一盏青灯,像是我对着屏山的心灵。竟是这样的真实,又是这样的亲近。拿起相机,镜头里的青灯,摇摇欲摆,我想,这不是风动,是我心动。我承认,我的确是心动了。   而在来的路上的时候,遇见的三位画家,我想他们也是心动了。   否则,又怎会提笔为她画一幅美人肖像了呢?   以至于离开的时候,我意犹未尽,甚至是看到她一双哀愁的眼睛。我想,这是我的心情。谁会愿意在正当心动的时候,离开呢?又会有谁在正当年华的时候,错过呢?只是,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屏山,也是第一次与她邂逅。因此,我想我会再来的,不只是为了一场邂逅。   这里,自然我要原谅曾经那个只懂偏心的作者了。   他不是风,不懂皖南的各个古村,可以原谅;因为不是风,所以不懂屏山,更不必去埋怨。因此,屏山又像是一块璞玉,总有一天会有个人看见她的好,也终有一天会有人掀起她的盖头来。   而这,不会是我。   尽管,我希望这会是我! 黄冈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最好的医院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好武汉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