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三亚椰子情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有声小说
三亚椰子情      金椰子,绿椰子,挂在高高的椰树上,永远是三亚一道靓丽的风景,是椰岛留给自己美好的记忆 !   今年9月下旬有幸到三亚旅游,喝椰子水,吃椰子肉,椰子独有一番滋味在我心头。正如三亚市的一位中学生在作文中写到的,“夏天来了,故乡的椰子树上,结出一串一串的椰子。不久,我又要喝上那清甜的椰子水,一想起来,心就醉了”。这位中学生不愧生长在椰岛,她点出了我在三亚的深刻感受。   从咸阳起飞的客机经过两个半小时的穿云破雾,便在三亚凤凰机场降落,坐上旅游车,导游寒暄两句,便指着车窗外一排排、一行行、一片片的椰子树介绍起来了。椰子树产于热带、亚热带地区,树形笔直,高挺,婆娑,摇曳,耐风,耐旱,四季常青。由于她的点妆,椰岛可谓“椰风习习,海韵悠悠”。不到几分钟,大家便纷纷叫嚷热浪袭人,导游早有预算,便领着大家首先在一家服装店“换”了衣服。半袖半裤,每身20元到30元不等。从服装店出来,人人身上印满了椰子树。这天晚上睡觉前,我从宾馆门厅一侧报架的一本杂志翻阅得知,椰子树浑身是宝呢。椰子外形姣好,可爱,裹着厚重的椰衣,坚韧耐压,便于运输,成熟的椰子,保鲜期可达一年左右,恐怕是各类水果之最了。雪白的椰肉,味道香甜,营养丰富,可谓“一个椰子二两参”。椰子水是热带上等的饮料,椰子壳可以做椰雕,椰棕可以造棕绳,是很好的建筑制垫材料,椰根还可以治疗痢疾呢。初来乍到的,椰子树便深深吸引着我,让我肃然起敬、刮目相看、垂涎三尺了。   现在是椰子金黄饱满的成熟季节,椰林飘荡着淡淡的椰香。三亚湾,位于三亚风景群的核心,沙滩平缓,海面开阔,银色海滩伴着蔚蓝海岸,湛蓝天宇映衬着万顷碧波。湾长沙细,岸上绿树如带,构成三亚滨海旅游城市美丽动人的风景线。作为风情海湾,这里拥有雍容的规划和诗情画意的风光,在南国海滨展开最美“椰梦长廊”。在摆满椰子摊位的椰林漫步,这是人生对“幸福”的最好诠释。在沙滩边尽情享受海水舔舐脚丫的滋味后,我与同行的三人在椰树下遍布的桌位边随便坐下,自己掏钱,为大家选了椰果摊位里上等的果实,一共两个,每个要价二十元。主人一边为我们开椰子,一边讨好我们说:“今年的椰子好呀,没有台风,椰子算是长到时间了,我给你们开的,算是椰子中的精品了。”的确,主人为我们选的椰子,长得结实,饱满,金黄金黄的。我们两个人一只,还是没有喝完。大家认为北方人喝不惯这个,风味太独特了,但我还是把剩下的一股脑儿喝个精光。喝完椰子水,又细嚼慢咽地品起椰子肉来。这椰子肉,口粗了是品不出味的,但细心咀嚼,腻腻的,油油的,其中不乏甜津津的滋味。要说吃不惯,只是硬硬的,口感不好。有品出味的,临了顺手撕一片,带着打牙祭呢。主人看见我们吃剩椰肉一大半,最后高兴的收了回去。我们问:“这么繁的椰子,就不怕掉下来砸着人吗?”主人回答:“按我们这里的传说,椰子是不砸好人的。”“那么你们在这儿呆了好多年了,见到过椰子砸伤人吗?”我们中有人认真起来。“没有见过,但听说过,据说砸到过江青。”主人边说边笑,畅所欲言,犹似风中自由的椰树。   离开亚丁湾的路上,大家津津乐道椰海风情,我却一直回味着椰子那清凉的滋味。过去学习语文,老师讲到“沁人心脾”的成语,自己老是理解不了,感觉应该像似炎炎夏日吃西瓜的滋味。这回,觉得用喝椰子水注脚这个成语更贴切、更恰当。   上了旅游车,导游还讲起了“江青和椰子的故事”,是说“文革”中,江青来椰岛指点江山,走进椰林,被椰子果砸中了,江青恼火之下,要求椰岛人民以后不要栽种椰子树,代之以其它树种,不想,她这么一号召,激怒了群众,大家反倒大大种植和保护起了椰子树来。有没有这么回事,我是存疑的,因为国人总喜欢给“坏人”泼脏水,所谓“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呢。但椰子树,是海南的岛树,无疑,也是椰岛人民心中的伟丈夫。她用果实哺育我们,也用硕大精美的树叶为海南人民撑一道遮阳避雨的伞。在海南的原始村落我们看到,当地汉族、黎族同胞正是用椰子树叶为自己苫起一间间屋宇的。   当晚,我看到,在我们住宿的宾馆斜对面,家家店铺门前都堆着椰子果,看上去一堆一堆的,过去问价,最大的也不过一个六元。知情的同伙戏谑我中午上当了,我以“景点价高”为由解释、搪塞。心里虽然隐隐作疼,但马上还是回转过来了:人生一世,到此几回?与其说是上当受骗,莫若理解成积德行善。让百姓宰咱一回,吃亏是福嘛。先天下之忧而忧嘛。看看大海嘛。明白人当傻子,也是一种高境界嘛。呵呵......   此后三个晚上,我还是在同一个摊点上,分别用五元买到了三只椰子果,每晚一只。椰子利尿,但我竟然没有一晚起夜,可见椰汁对于我,是真正“沁入心脾”了,渗了,化了,全部变成自己的软组织和硬组织了。在椰子摊位前转了几回,主人熟悉了,话匣子也就打开了,他说,椰岛有这样的风俗,姑娘出嫁前,母亲要从自家房前屋后的椰子树上挑选两个又圆又大的椰子,给女儿当嫁妆,祝福新婚夫妻的生活像椰子水那样甜甜蜜蜜。   在椰岛踏浪,海风中少了咸味,多了淡淡的椰香。这是到三亚第二天的晚上,奔波了一天的大家兴犹未尽,听说宾馆对面靠海,晚饭后,便三、五一簇地来到了海边。夕阳西下,高大的椰子树合围着海边,阳光、沙滩、大海,涛声、渔歌、海韵,蔚蓝、常绿、黄灿、青黛......所有这些,足以让我心情如风,形骸似水。五彩斑斓中,游人如织,尽情在海水里沐浴,在沙滩上徜徉,在歌声中陶醉......坐在晚霞里,椰风吹化了自己所有的计较、忧愁、烦恼和焦躁......就要到海边时,几位“红领巾”迎面而来,一张张笑脸、一句句问候,让景点多了一道色彩。“叔叔好!”“叔叔从北中国来吧?三亚欢迎您!”看我拎着相机,几位“红领巾”争相请求道:“叔叔,让我给你拍几张照片吧!?”有几名“红领巾”还主动靠拢过来:“叔叔,我们一块合个影好吗?”......一打听,才知道“红领巾”们是放学回家路过这里呢。盛情难却,我将相机顺手交给了一名女生,她非常细致地和一名男生拍起照来。一张、两张、三张、四张过后,她竟然熟练地操作着让我看看拍摄效果,张张照片都想认真的听取我的点评。此刻,我的心情被她的态度感染着、浸洇着......我陷入了联想,“红领巾”们开朗、开放、热情的个性,就像这椰风一样温暖,和着文明,一道汇合成了“椰岛情韵”。   夜间睡前,闲翻一本杂志,偶见作家林清玄的一篇散文《海滨椰子》,文中,一位老农一边开椰子一边说:“好险呀!今年经过几回台风,以为椰子会被吹落,没想到长得更加结实。”然后,老农夫若有所思地说:“椰子树努力地生长椰子,是对风雨最好的抗议了。”作家从农夫所言感悟到:椰子树的天职是把椰子长好,作家的责任是写出好的作品,不论风雨或者阴晴。作家进而感叹道:对于无畏的椰子树,所有的风雨都是掌声和赞美的变调!   在椰岛的五个夜晚,都是住在海边宾馆的,在椰风吹拂中,自己睡得很甜很香......游罢归来,至今多少个夜晚,三亚海滩岸边、街巷两旁和锦绣田园里的椰子树影,依然在我梦里摇曳着、婆娑着......      (作于2012年12月下旬,2013年4月25日改定。)      癫痫病哪里可以治丙戊酸钠治疗癫痫有什么副作用吗十堰治癫痫大概要花多少钱湖北到哪治癫痫病最好